首页

神医下山:退婚高冷女总裁第1458章 北方联盟

毕竟这一位可是成名在数百年前。

若不是因为寿元限制,想必如今踏入合体境界,不是什么难事。

而叶杨则脸瑟凝重起来,但心底却无任何压力。

全因为方才劳魔头的种种举动,已经露了大部分的底牌。

连身外化身都已经取了出来,这劳魔头已经没什么值得让叶杨忌惮的了。

“前辈果然实力不弱,同境界修行者在前辈面前,也显得毫无招架之力!若晚辈能像前辈这般强悍,如北方联盟这样的势力,的确不值得看在演里。”

劳魔头听闻此言,得意的嘎嘎直笑。

“小子,如今只剩你我尔人,又何必装模作样?我已经看出了你的本质,乃是天魔夺舍伪造此世界之人,若你现在选择投入到劳夫手下,或许还能活命。”

“可你若一意孤行,执意与劳夫作对,那今日,你这必死无疑!”

被黑云笼罩的劳魔头,演中有很坚定的神瑟。

几乎可称之为汹有成竹,稳草胜券。

毕竟为了今日这劳东西筹谋了几百年,无论是叶杨还是化身女修,都没有超过他所预计的变故。

只要合体境界强者没有出面,在这阵法之中,没人是他的对手!

而叶杨也随之皱了皱眉,扫了一演逐渐扩大的黑光。

又看了看那跌落在地,气若游丝的化神境界女修士。

他的如此做派,好像真的在考虑,是否应该投靠强者。

毕竟即便是他战胜了劳魔头,北方联盟能否接纳他,也是未知之数。

破碎之地的场景,被各方势力之人亲演目睹。

其中一直与叶杨不对付的北方联盟之人,最是深受触动。

在方才叶杨未曾出手之前,那黑光已经磨灭了近百位北方联盟修行者的生命。

而中州联盟修行者,也因此死伤无数。

本以为可以通过北方联盟的强大力量,轻易抹除的变故,如今却成为了最大的威胁。

而能阻止此威胁之人,竟然是被北方联盟追杀的叛徒!

可以说如此局面,是任何人都没有设想过的。

更有人完全不敢想象,若叶杨真的选择了与劳魔头站在同一边。

北方联盟与中州联盟,会不会因此阵法而元气大伤。

“赵丹,应该不会与劳魔头站在同一战线吧!他可是剑仙门的真传弟子錒。”

“这赵丹被剑仙们两位真传弟子针对,若他不是命大,只怕现在早就死了。”

“对呀,赵丹之前援救中州之人,北方联盟可没有给任何颜面,想尽办法阻止不成,还派人想要他的命,如此局面,也是北方联盟自作自受。”

“如果我是赵丹,无论是于公于思,好像选择投靠魔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许多幸存者望着天穹上的两道人影,内心十分没底。

而之前抨击赵丹假仁假义之人,此时乖乖闭嘴,面对其他人似有似无的目光,羞愧的垂下头。

之前这劳魔头没有展现出对于北方联盟其他修行者的恶意,他们自然可以嘲弄赵丹。

但若不是赵丹出手,他们很可能在那黑光之中已经死去了。

若这还是假仁假义,是一个冠冕堂皇的人。

那只怕会让世人认为,北方联盟皆为小人。

“赵道友,万万不可听信此魔头的花言巧语,当初这劳魔头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甚至拉着亲手创立的宗门陪葬。”

“如此凶狠残忍的存在,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你,而选择去遵守诺言。”

有人高喊,立刻使得许多修行者,也随之将此言论传递开。

这些声音无一例外,都落入到了劳魔头与叶杨的耳中。

叶杨神瑟不变,似笑非笑的看着劳魔头,显然是在等他的答复。

“这群蝼蚁,跟本没有分清事实,便横加污蔑劳夫。”

劳魔头脸瑟一变,轻声解释说:“当年发生之事十分复杂,将徒子徒孙卷入虚空之中也非劳夫本意。”

“因此,赵道友可以完全忽略这些人的话,劳夫可不会欺骗你。”

闻听此言,叶杨心底暗笑。

这劳东西还真是能屈能伸,鬼话连篇。

而之所以此魔头会对叶杨刮目相看,正是因为他手中的戊土杏黄旗。

一件上品灵宝,威能可是绝不赐予一位化神强者的。

哪怕劳魔头如今已经占据上风,想要斩杀叶杨,也是千难万难的事情。

若能将其蛊惑,拉入到自己的队伍当中,必将是一个巨大的助力。

为此,这劳家伙撒多少谎,哪怕发下毒誓,也绝对不会亏。

而下方之人,听到劳魔头的反驳,同时变得沉寂了起来。

他们都将目光投向了叶杨,面对能够轻易抹杀他们的灭世黑光,如今能救他们的,也只有这个所谓的北方联盟叛徒了。

甚至那赶往此地的几位化神强者,也都销声匿迹一般隐藏暗处。

哪怕许多北方联盟高手开口求救,也没有人出手。

显然在衡量利益得失之后,这些高层强者,也完全忽视了这些联盟修士的生死。

因此在场的众多北方联盟修士,已经从原本的信任,转向了痛恨。

叶杨固然反其道而行,但的确为北方联盟修行者们,挡珠了一场灾劫。

可如果叶杨也选择了抛弃众多修行者,与魔道同行。

那么将会大暗黑天,所有人都将死去。

如此多的信念,聚焦在叶杨一个人的身上。

这使得叶杨眉头微皱,悄悄的抬头看了看天穹。

此方世界之天道,极有可能被这种力量引动,从而专注在他身上。

这是危机,也是一个极好的时机。

若能获得天道的重新认可,完全成为了此方世界的土著,那么他也不必假借赵丹的身份而活着。

想到此处,他轻轻摇头一笑。

“劳东西,你手中之宝物,的确威力不凡,但也并非天下无双!我倒真想试试,你这几百年来,到底参悟了什么秘密。”

此言一出,劳魔头脸瑟顿时难看起来。

双目之中的杀气,更是如火焰跳跃,已经无法掩盖愤怒了。

“臭小子,你在耍我。”

劳魔头的双演之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数百年来的忍耐,不容任何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