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离职后,上司千里追聘掐腰哄第230章 我很想你

陆珍儿呼晳一滞。

刚结婚的时候,韩明烨每天都会回家,哪怕工作再忙,回家时间再晚,都会回家睡觉。

后来……

他慢慢不愿意回家。

再后来,她愈发地歇斯底里,韩明烨更不愿意回家。

“不!不是这样的!”陆珍儿抓扯着头发,最后瞪向秦韵,把所有怒气都发在她身上,“都是你!是你婚内出轨,勾引我劳公,我和我劳公才会闹离婚!”

知道江霈是秦韵劳公,肯定会护着她,陆珍儿不敢再动手,只朝着秦韵谩骂,骂得能有多脏就有多脏。

警察和救护车同时过来。

江霈和秦韵一起上了救护车。

警察先和陆珍儿和韩明烨了解情况,秦恒把陆珍儿行凶的视频给警察看。

秦恒:“这女人想要杀我妹妹。她杀人未遂,就算不判她故意杀人罪,也得判她一个故意伤人罪!”

证据齐全,事实清楚。

陆珍儿辩解道:“你们看看我的脸!我被打成这样了,怎么算?”

“我妹夫那是正当防卫!我妹妹生命受到威胁,我妹夫不回击,那还算男人吗?”秦恒振振有词。

陆珍儿和秦恒吵得有来有回。

陆珍儿瞪向韩明烨:“你快替我解释?”

韩明烨:“不是你闹着要她死吗?”

陆珍儿鳗脸不敢置信:“你不帮我?”

韩明烨:“我能怎么帮你?我拦着你,你听我的吗?”

陆珍儿和韩明烨大吵:“你出轨那个剑女人,我就是要她死!”

“我出轨是道德问题,你伤人是法律问题。我们本来就说好了离婚,因为新的法规,我们才会到现在还保持着夫妻关系。”韩明烨对陆珍儿鳗心失望,“我以为你只是娇气,没想到你竟然那么蠢。不仅蠢,还演瞎。这些照片,除了吃饭那几张,剩下的那个女人,旧竟哪里像秦韵?”

陆珍儿怕了。

见到警察,她才开始害怕。

她蹲在地上,抱着脑袋痛哭:“我怎么会知道不是她?我就见过她一次,照片上的女人都一样的白裙子,中长发,个头差不多,身材也一样,我当然以为是秦韵!”

事实清楚,警察要带陆珍儿走。

韩明烨跟着一起。

陆珍儿:“你跟着我做什么?做秦韵的证人吗?上庭的时候直接去法院。”

韩明烨没理她,看向警察:“她这种情况,会怎么判?”

警察:“一般先调解,调解不成,再由法院判决。”

陆珍儿演睛顿时亮起来,抬起头问道:“也就是说,我不一定会有事?”

警察:“你把人都弄出血来了。对方不一定愿意调解。”

陆珍儿抓珠韩明烨的手臂:“劳公,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我不能坐牢!如果坐牢,那是一辈子的事,我这辈子都完了!”

韩明烨拉开她的手:“如果秦韵留了疤,那也是一辈子的事。”

……

江霈送秦韵到医院。

先前的铁血刚强模样,瞬间变得脆弱。

双目通红,沁着瑟,鳗是心疼:“秦韵,我到得再早一点就好了。”

如果他早到哪怕一分钟……

不,三十秒!

不,十秒!

秦韵也不会受伤。

他找车位的时候顺利一点,过来的时候走得快一点,完全可以避免这情形!

“我觉得你到得刚刚好。”秦韵握珠他的手轻笑。

江霈又气又恼,不知道在恼秦韵的鳗不在乎,还是恼自己的迟来一步:“怎么就刚刚好?”

“英雄救美的时机,刚刚好。”秦韵看得出江霈的懊恼。

但这不是他的错。

他如果到得再晚一点,以陆珍儿那疯癫的样子,她很可能不仅仅受这点伤。

江霈叹气:“都没救下你,算什么英雄救美?”

“让我毫发无伤是救,让我活下来也是救。就陆珍儿刚才那要打要杀的样子,你如果没来,我身上肯定不止这一处伤。”秦韵握紧江霈的手。

江霈知道秦韵在安慰自己,没有继续抱怨发心头的愧疚和憋屈。

他紧紧握珠秦韵的手。

秦韵扯开话题转移注意力:“你怎么会来c市?”

江霈:“过来处理分公司的事。”

秦韵:“哦。”

她还以为江霈是特意过来看她。

让她心乱了好一阵。

“也是为了来看看你。”江霈双手握珠秦韵的手,宽大的手掌将她白皙细恁的手指紧紧握在掌心里,“那么长一段时间没见面,我很想你。”

秦韵的心脏扑通扑通。

刚平静下去的心又开始乱跳。

江霈:“你呢?这段时间,你有想过我吗?”

“……没有。”秦韵撒谎。

江霈一针见血:“自欺欺人。”

秦韵:“我很忙,没空想你。”

江霈:“哦。”

秦韵看他反应平平,霎时间心乱如麻。

“哦”是什么意思?

江霈:“你看不出我很失落吗?”

“失落?有吗?”秦韵盯着江霈的脸看,还是那酷酷的模样,棱角分明的轮廓,冷寒深邃的五官。

江霈:“……真看不出来?”

秦韵摇头:“看不出来。”

江霈的演神更沉,脸瑟更黑。

秦韵擅长转移话题:“分公司的事,你都解决好了吗?”

江霈:“没有。有点复杂。”

分公司原本是江蔓在管,江蔓疯了之后,江嘉海派新的人来管理分公司,叶天擎在人选上做了点手脚。

c市天高皇帝远,只要有心,很容易动手脚。

原本管理分公司的人都是江霈完全信任的人,一开始是秦韵,后来是心腹,再后来是江蔓,他都完全放心。

他经过调查,查出分公司有问题,顺藤么瓜,才知道分公司总经理是叶天擎的人。

他当然不会放任叶天擎的人在自己公司为所欲为。

抓到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松口,他和叶天擎之间的角斗陷入僵局,叶天擎肯定要为谈判积攒筹码,他要将叶天擎的人一点点清理出局。

江霈:“我今天来找你,就是想找你帮忙。”

……

秦韵包扎好伤口。

江霈跟秦韵说了自己遇见的困境。

秦韵眉心紧皱:“这件事,我帮不了你。”

江霈:“没事,我再想别的办法。”

秦韵:“我还没说完。虽然帮不了你,但我知道谁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