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绮梦

渡云轻舟虚空飞行如同落叶无痕,它带出一道光影,灵活快速的避开途中的妖兽和修士,离此而去。

飞舟之中,上官紫霞沉默,也没问要去哪里,云无衣也没有解释。

云无衣在一座山峰之侧寻到了一个隐蔽的岩洞,他手指一弹,焚灵飞进岩洞中搜索一番。

“走吧,我们都需要时间疗伤!”

确认没有危险后,云无衣解释一句,收起渡云轻舟,进入岩洞。

他没有理会上官紫霞,在洞口设置了一个隐蔽气息的符箓禁制,然后放出冰焰灵和焚灵埋伏在洞口,来犯之敌,格杀勿论。

云无衣匆匆做了安排,压制不住体内伤势,终于猛烈爆发。

气脉之中血气涌动,浑身精血如同沸腾。

“嗷……”云无衣痛苦的嚎叫一声。

尽管他强行压下,却没有得到根本的好转,特别是与王玄祖的一战,反而让伤势又有恶化的迹象。

云无衣盘膝坐在一块岩石之上,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疗伤丹药,把瓶中丹药尽数倒入口中,专心调息伤势。

数个时辰后,经过几番调整,加上丹药的作用,云无衣的伤势有所好转,气色也好了很多。

离他不远,上官紫霞早已停止打坐,清冷的静坐一旁若有所思。她的气色明显好了很多。

“你,多谢……”上官紫霞清冷的声音传来。

“不用,我只是答应过掌门,试炼中照应你。”

云无衣呼出一口气,此战灭杀了玄煞宗数名强大的修士。他们的储物袋,除了赵姓修士的被冰焰灵冻结外,都被云无衣收取。

他把几个的储物袋扔在地上,对立面的物品进行盘点分类,丝毫不避讳上官紫霞。

玄煞宗修士中王玄祖的收藏最为丰富,除却不菲的灵石外,还有数量不少的珍稀的灵草灵药,皆是此地特产。以王玄祖的尿性,这些灵草灵药根本不会是他自己采摘的,多半是抢掠各宗的修士所得。

此外,云无衣对王玄祖对敌的那枚凝血飞剑印象深刻,此剑虽然嗜血阴毒,但威力确实不凡。

王玄祖储物袋中其它的杂物也不少,珍稀的灵材,稀罕的物件,乃至阴损的物品五花八门,也难怪他是玄煞宗的核心弟子,这七七八八的物品,等闲都无法见到。

“此人究竟是修士,还是开杂货铺的,身上这么多杂乱务实,他留着何用?”云无衣暗自寻思,完全料不到冷厉阴狠的狂煞王玄祖会是个集物狂。

“你找找看,我要他储物袋中的一枚珠子。”上官紫霞不知何时站在云无衣跟前,依旧是清冷孤傲的模样。

云无衣看她一眼,暗道:“死人脸,连个请字都不会说啊。跟个木头有什么区别?”

他心里虽然如此想,但还是在王玄祖的储物袋中,认真的翻找了起来,也不过问上官紫霞为何找什么珠子,即便问了,多半也得不到什么答案。

“呃,是这个吗?”

上官紫霞摇了摇头,云无衣把一枚圆珠抛开一旁。

“那一定是这个了!”他又在一堆物件中,又找到一颗粉红色的圆珠。此珠散发着淡淡的芬芳,香味古怪之极。

女人要的东西多半是这般颜色鲜艳,芬芳怡人之物。

上官紫霞从他手中接过粉红色圆珠,疑惑的道:“这是何物?”

“谁知道呢……”

说话间,上官紫霞手中的那枚粉红圆珠忽然“嘭”的一声化为一团粉红色的雾气,瞬间便笼罩了云无衣和上官紫霞二人。

“啊,什么鬼!”

“糟糕!”

两人同时吸入了粉雾,在粉红色的雾气之中,弥漫着说不清的舒爽酸麻,让人懒洋洋的如同沐浴在冬日的阳光里,又如同趟在云端随风遨游,身化清风,飞升仙境。

云无衣神识迷糊,感觉做了一个绮丽无比的梦。

梦中他化羽飞仙,与一位看不清面容的绝代佳人在云端颠鸾倒凤,策马奔腾。

梦中无比的真实,让他品尝到了女子的娇柔与甜美。那云端仙子温柔遣转中,如同藤蔓缠绕着他一次又一次。

痛苦并快乐的娇柔婉转,轻啼呻吟,如同虚幻,却又无比真实。游离神识之外,一切正在发生,一切如同梦幻。

云无衣迷恋其中,不能自拔。

春梦再好总有醒来之时,时光永恒,莫问几许。

云无衣忽然从绮丽的梦境中清醒过来,鼻间依然还萦绕着云端仙子的幽幽清香。

“好奇怪的梦,好美好的梦!”

他霍然睁开眼睛,呈现眼前的却是一张清冷孤傲的美貌容颜。

一双冰寒彻骨的眸子,冷冷的看着云无衣,直透他的内心,看穿他的一切,虚伪和矫情,贪恋与自私。

“你,你这是……我……我,怎么……”

云无衣从绮梦中获得的甜美,瞬间化为了脊背的一阵发冷。

“你醒来了。”上官紫霞的声音虽然好听,但清淡而冰冷,没有丝毫的感情,如同木头人。

云无衣“咯噔”一声,暗叫不妙,他尴尬的发现自己和上官紫霞一丝不挂的紧紧搂在一起,坦诚相见。

上官紫霞如玉身躯蜷曲在自己的怀中,而他的手掌却无耻的揉在上官紫霞的躯体之上,美好的,不该他放置的峰峦之上。

“呃,……虽然尴尬……但感觉真的……无比美妙。”

眼前玉人玲珑完美的身段,又让其热血上涌,特别是从手掌重传来的滑腻柔软,让其心神激荡,那个无耻的不听话的兄弟,又不由自主的有了感觉。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这真的不是我的本心啊!(啊,你好虚伪……)以后我还怎么见人,以后我还如何面对她?不行……不……(除了颜面,难道你不想吗?)”

混蛋,云无衣无奈的发现,他的那道硬气,顶在了上官紫霞的**中间。

上官紫霞感觉到了他的异样,忍不住脸色绯红,随即冷若寒霜的道:“你够了没有,还不把你的手拿开,放开我!”

云无衣见她发怒,心中一惊,下意识的收回手掌,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讪讪的道:“我,我也不知道,那个珠子,是如此无耻恶毒之物,该死的玄煞宗修士,太恶毒了!那个,我和你一样,都是受害者!”

受害者?

说出此话,云无衣都暗暗为自己的无耻,感到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