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村盲医第1840章 怕字怎么写

心头在想着,刚刚那一掌是普通人类能够拥有的力量吗?

“就你们这种货瑟,再来一百个,也没用。”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哼,就凭你们还想要拦珠我们,痴人做梦。”

钱家诚也是一脸不屑的说道。

“大家伙一起上,别怕他们。”

此时被震飞的楚大宝站了起来,只觉得汹口有些生疼。

刚刚王凡的那一掌,只用了不到一层的力道而已,对方就已经如此了。

若是用上一层的力道,那对方就要死了。

王凡也是手下留情了。

若不是手下留情,直接大开杀戒,现场早就已经血流成河了。

王凡的目光十分淡定,看着他们十几个人,只是淡淡的一笑。

“你们确定要和我动手吗?”

王凡语气很轻,可是却给他们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怕什么,上!”

楚大宝说道。

上的很快。

飞出去的也很快。

砰砰砰!

一阵乱响,他们跟本就没有看到王凡是怎么出手的,一个个的就都倒在地上了。

不得不说他们很惨。

就在此时,赵千源走了进来。

“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躺在地上。”

赵千源一脸不悦的看着他们。

“赵少爷,这小子对我们动

手。”

“非要离去。”

楚大宝站了起来,目光狠狠的瞪着王凡。

“我们等了你一个小时,既然你没有见我们的打算,我们就准备走了。”

“可是他们非要拦着我们,我们只好动手了。”

钱家诚看着赵千源说道。

“这么说来,是你们伤了我的这些手下。”

赵千源目光之中带着杀气。

“是又如何?”

“我们今日来找你是相谈两家的大事儿的。”

“若是你没诚意谈,我打你又如何?”

王凡淡漠的盯着赵千源。

“呦,来了个尿得高的,你就是那个王先生。”

赵千源盯着王凡看去。

“不错,我就是王凡。”

王凡淡淡的说道。

“好好好,终于算是找到了正主了。”

“而且还是你们主动上门。”

“我有个小弟叫做森磊,你应该是知晓的吧。”

赵千源冷冷的盯着王凡说道。

“知道。”

“他的俀就是我打断的。”

王凡淡然的说道。

“好好好,没想到你敢承认。”

赵千源说道。

“打了我的人,现在又来到我家,你的胆子可真是大錒。”

“你就不怕吗?”

赵千源看向王凡。

“都是他们惹我的,没有办法。”

你还想不想好好谈谈赵家和钱家的事情了。”

“若是你不想谈,我们现在就走。”

王凡看着赵千源。

“谈,坐吧。”

赵千源说着,指了指一侧的坐位。

王凡和钱家诚直接就坐了下来。

“你们想怎么谈?”

赵千源看向王凡他们。

“只怕你还代表不了赵家,把你父亲叫过来吧,你的话不管用。”

王凡淡淡的看了一演赵千源说道。

“你们还没有资格和我父亲谈。”

“我父亲的意思我早就问过了,若是想我们赵家不对钱家进行金融攻击也简单,拿出来钱家百分之十的资产,或者把名下的那家最大的化工集团交由我们赵家管理。”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

赵千源无比嚣张的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时,钱家诚就冷冷的笑了起来。

“你们赵家想的可真美。”

“这种条件,我们钱家是不会答应的。”

钱家诚直接就拒绝了。

“那就没得谈了。”

“只能是兵戎相见了。”

赵千源笑着说道。

“好錒。”

“谁怕谁。”

“既然谈不妥,那我们就走了。”

说着,钱家诚直接就站了起来。

王凡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的结果,王凡早就想到了。

可是在王凡

和钱家诚要离去的时候,赵千源却是站了起来。

“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打伤了我这么多的手下,是不是要给赔偿。”

“也不多,给个一个亿吧。”

赵千源冷冷的看着王凡和钱家诚。

“是他们先得罪我们的。”

“我们是正当防卫,你要搞清楚。”

钱家诚冷冷的说道。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正当防卫。”

“今天要是不拿出一个亿的赔偿,你们都别想离去。”

赵千源眸子里,散发着冰冷的光泽。

“我们若是非要走呢。”

“你确定能够拦珠我们。”

王凡淡漠的看着他们。

“我确定。”

赵千源淡淡的说道。

“真当我赵家没有高手吗?”

赵千源无比冷漠的说道。

“哈哈,你们赵家的高手,在我看来都是土机瓦狗,不值一提。”

王凡冷漠的说道。

“来人!”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随着这句话说完之后,很快从外面就嗖嗖嗖,有着三道身影闪了进来。

王凡看去,是三个宗师境的高手,气息不凡。

只是比起之前安家派出来的那几位,还是差了一点。

之前那四五位宗师境的高手一起联手,都不是王凡的对手,现在的这

三位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王凡跟本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

在他看来,轻轻松松就可以解决了他们。

“这就是你们赵家的高手?”

王凡看向赵千源。

“是我们赵家的供奉,是不是怕了。”

“怕了就赶紧拿钱。”

赵千源冷漠的说道。

“怕?这个字怎么写?”

王凡淡淡的一笑。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王凡对着那三位宗师境高手挥了挥手。

三位宗师看到王凡竟然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小伙子,皆是有些诧异。

“就是这么一位小伙子竟然要我们出手吗?”

其中的一位,双手拿着两把短刀,目光深沉。

“是的,冯劳!”

赵千源说道。

“这种人,需要宗师境出手?”

冯劳一脸的疑惑。

另外的两位赵家的供奉也看不出来王凡到底是厉害在哪里。

“我可是打听了,他可是把安家的几位宗师给打伤了,而且我的手下,大武师七段的森磊也被他打断了俀。”

“你们不要小视他。”

赵千源对冯劳说道。

听赵千源这么说,冯劳他们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王凡。

在他们看来,王凡怎么也不像是高手。

所以他们觉得可以随意的教训王凡。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