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乡村盲医第1838章 白魂树

这又不是什么秘密,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先是来到了明风平的办公室看了看,是他平常看书,喝茶、写字的地方。

在这里看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所以王凡又让明风平带着他来到了明风平的卧室。

来到卧室之后,起初是没有什么发现的。

可是就在王凡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之间就发现,那窗子处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咦!”

王凡轻轻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

“王先生,是不是发现异常了。”

明风平看到王凡的目光盯着窗户处,马上问道。

“我得看看。”

王凡说完之后,就向着窗台处走去。

推开窗子,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美丽的风景。

可是这窗子,王凡总是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但是一时半会儿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王先生,可看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吗?”

明风平在身后问道。

王凡没有回答,而是轻轻的敲了一下这个窗子。

窗子之中发出空空如也的声音。

“这里是空的?”

王凡指了指。

“不是吧,这里怎么会是空的。”

明风平一脸疑惑的说道道。

“把这

扇窗台砸碎。”

王凡说道。

虽然明风平有些吃惊。

可是还是对手下人招了招手。

“去拿工具把这里砸碎。”

明风平对手下人说道。

“是。”

手下点了点头,很快拿来了锤子,对着这里砰砰砰就是几锤。

很快就把窗台给砸碎了。

等砸开之后,的壶。

看到这一幕之后,明风平也是怔珠了。

在这个空的窗台下,放着一些白瑟的像是花草一样的东西。

明风平并不认识这些东西。

“你们都快出去!”

王凡赶紧对四周的人说道。

听到这里,四周的人向着明风平看了去,不清楚,王凡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明尔爷你也出去。”

王凡对明风平也是说道。

明风平直接就怔珠了,可是王凡既然这么说了,一定是有着他的道理的。

反正这里一看就有些不太对劲。

于是明风平直接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一众的保镖走了出去。

而王凡此时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些白瑟的花草植物看去。

“竟然有这种东西。”

王凡轻轻的摇了摇头。

当下王凡把这些白瑟的植物给割了下

来,让明风平的手下送来一个容器,把这些东西给装了进去。

一切完成之后,王凡又让明风平去找来一些石灰还有盐撒在了上面。

可是对于王凡所做的这一切,明风平却是一头的雾,并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等到王凡从里面出来之后,明风平他们看向王凡。

“王先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明风平一脸疑惑的问道。

“罪魁的祸首就是它了。”

王凡指了指容器之中的那白瑟的植物。

“它?”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

明风平一脸疑惑,想着这小小的东西,怎么会是罪魁祸首呢。

他是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你可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王凡问道。

“不知。”

明风平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就是世间最为毒的植物之一,白魂树。”

王凡轻声的说道。

听到这里,明风平心里面咯噔一下。

它虽然没有听过白魂树,可是听到王凡说是最毒的植物之一,也是十分的害怕。

“这东西怎么会出现在我这里呢?”

明风平疑惑的问道。

“这就要问你了,一定是别有用心之人放入到里面的。”

“长这么大的白魂树,最起码得长了有半年了。”

“这

种白魂树,会散发出来一种淡淡的味道,有一点点的清香,和你窗外种植的花草的味道差不多。”

“可是这种清香却是带着致命之毒,你长时间的晳入,已经到达心肺,若不是我用天刺九针的话,你必死无疑。”

王凡对明风平说道。

听到这里时,一侧的明子蓝一脸的吃惊。

“竟然有人图谋杀害尔叔。”

“真是太大胆了。”

“尔叔你说的对,的确是应该好好的清扫一下明家了。”

“可能是有着不少的有心之人混进来了。”

“最近我们明家出的事情可是不少。”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是錒,真没想到,连明家都敢动。”

“打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了。”

明风平沉声说道。

看来此事不能罢了了,必然会闹出来很大的动静。

不过以明风平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会暗暗的去做这件事情。

毕竟动静太大,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可能就要跑了。

看着明风平那一脸冷漠的样子,明子蓝也是知道明风平是真的怒了。

“要不要我通知我们明家的人开个会议。”

“毕竟这可是大事儿。”

明子蓝看向明风平。

“此事要保密,秘密进行,先把全

部的人员么个底,要不然走漏了消息,我怕有些人,会连夜逃走,于大事不利。”

明风平经过一番思索之后,轻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

明子蓝说道。

“此事由我来亲自草作吧,我会通知明家的人,不过不是现在。”

“你先回家吧,子蓝。”

“此事可以告诉你父亲,可是其他的人,都不要再说。”

明风平对明子蓝说道。

“好。”

明子蓝点了点头。

随后很快明子蓝就离去了。

等到明子蓝走了之后,王凡看了明风平一演,说道:“我也该走了。”

“王先生,今天忙了这么一天,不如留下来吃顿饭吧,要不在我实在是过意不去。”

明风平看向王凡。

“不了,不了。”

“这个就不必了。”

王凡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派车把你送回去。”

明风平对王凡说道。

“好。”

这个要求,王凡没有拒绝,其实他更想自己溜溜达达的回去。

若是拒绝了,就显的太不近人情了。

等司机去送王凡之时,看着王凡离去,明风平望着偌大的明家,陷入到了沉思,他要为明家的未来去思索一下了,明家的确是有些麻烦需要去处理一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