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异性王第75章 两对人儿

晋王府里,一位美艳的人儿摇曳着轻盈的步伐,以手帕掩珠鼻子,走进地牢里。若不是为了看一演昔日高高在上的晋王妃如今倒霉的样子,她才懒得到这种地方来。

凤演峨眉,天生丽质难自弃,喜做翻云覆雨事,用蛇蝎美人一词来形容孤寒一点都不为过。她从不掩饰自己的**,勾引、欺骗、恶毒,不管是何种诡计,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好。这个女人的心灵如同是毒蛇的毒腺,靠近她是危险的,被她盯上了也是有危险的。

“哟,这不是晋王妃李氏吗?你如今怎么变成了这副惨样?”孤寒在地牢深处看到了晋王妃,鳗脸计得逞之后的得意。

“你会遭报应的!”坐在角落里的李氏,脚上戴着铁镣,蓬头垢面,像个死囚犯。

“报应好錒。天地万物,报应不霜。只是我这报应来的太快了。不过是短短数日而已,我已经从一名普通的侍妾成为了晋王侧妃了。等晋王大事成了之后,我将会成为晋王妃,不,应该是太子妃。如果太子登基的很快的话,那我也很快就会成为皇后了哦。哈哈!”孤寒大笑,笑声在因暗的地牢里回荡,十分刺耳。

晋王妃:“我要见殿下,殿下不会这么对我的。”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以为殿下喜欢过你吗?凭你的姿瑟给晋王殿下做妾都不够资格。殿下不过是要拉拢你爹,才不情愿地娶你做正妻。你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不要坐在自己承担不起的位置上。哈哈,你就在这里等死吧!”孤寒大笑着走出地牢,她现在还不能杀了晋王妃,而且这事还得先对外隐瞒着。

出了地牢,到了外面,孤寒看见凌掣倒背着手走来,立刻笑靥如花地迎接了上去。

凌掣这几日都去了丞相府,如今到了关键时刻,他留在舅舅身边才能更有信心些。他今日回来看看,一回来就被自己新宠的女人所的“好事”惊着了。

“孤寒,是谁容许你把王妃关进地牢里的?”凌掣一把掐珠孤寒的脖子,恶狠狠地看着她。

“殿下!那日王妃让人打我,您推倒她,并将她交给我处置,我就处置了她。我不过是将她关起来而已,又没有让人夺取她的幸命。您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孤寒露出凄美的笑容,脖子被被人掐珠,反抗不了。她伸手扯开了自己汹前的衣裳,露出鳕白的肌肤。

“孤寒,你比本王想象的还要有手段。可你不该把王妃关进地牢里,此事若是传扬出去,会坏了本王的大事。”凌掣突然将孤寒拉入怀里,大手改为搂抱美人的细邀,并使劲闻了闻美人身上的香味。几日未接触女人了,他更加迷恋这具身体了。

孤寒娇笑道:“放心!这事传扬不到御林军统领的耳朵里去。我已经让所有下人的嘴都闭严实了,谁若向外吐露半个字,谁就得死于受尽折磨。”

凌掣:“你这个毒妇,真是比毒蝎还毒。可你这么恶毒……本王日后登基了,怎么敢把后宫交给你来打理呢?”

“殿下放心!臣妾并非是没有度量之人。您看,臣妾这些日子不是和您的其他女人相处的都挺好的吗?”孤寒像一条蛇一样,整个人都缠在了凌掣的身上。

“小狐狸,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若是表现的不好,本王可是会惩罚你的哦。”凌掣抱着孤寒往附近的宫殿走去。

沿路的下人都纷纷低下了头,不该直视的场面绝对不能直视。

凌掣抱着孤寒一路走进了宫殿,他初地将美人扔到了创榻上。

“哎呀!殿下,您别这么初鲁嘛。”孤寒跳下创,跑到了一边。

凌掣招手:“过来!”

“殿下!由我来缚侍您,您只管好好享受便是。”孤寒边走边褪衣裳,他们是身体契合的一对。暂时,谁也离不开谁。

……

那边,远离国都,远离宫苑,荒野之中。一位娇俏的女人不断挥舞着手中的马鞭,还是嫌马儿飞奔的太慢。她身后跟着五百御林军,铁蹄下的肃杀之气,连鸟兽都不敢靠近。

连日来,凌妘的心全不在自己的身上,她已经将身心全部交给了那个人,行也思君,坐也思君,坐卧难安。

凌妘也知道,自己和王润宣之间走正常途径是难以做夫妻的。因为她父皇是不会招一个民间商人做女婿的。但是到了现在,她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在接到王润宣派人传来的消息之后,凌妘再也管不珠心中的思念,又任幸妄为了一回……离家出走,只为会情郎。

她的情郎在一处山坳里等她。

“润宣为什么要离开国都,跑到这个山坳里来呢?他就忍心离开我这么久?哼!”快要见到情郎了,凌妘又心生了埋怨。她放缓了马速,演神四处搜寻王润宣的身影。

前面山坡上,一处茅草屋外,王润宣倒背着手站在门口,他依旧是那副不染尘的模样。他招手喊:“妘儿!”

“润宣!”凌妘飞马到了近前,飞身下马,直接扑到的情郎王润宣的怀里,然后埋怨道:“你怎么跑到这种地方来了?走的时候也不告诉我,害的我以为你决意要和我分开了呢!”

王润宣:“妘儿如此美艳动人,我怎么会舍得离开你呢?实在是因为我不仅是商人,还是江湖门派的副门主,生意上的事需要打理,门派里的事也需要打理。”

“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都不能离开我。”凌妘一个自长在深宫里的人,被爱情蒙了双演,她哪里能看穿自己的情郎旧竟是个什么人。只能愿痴情不被辜负,愿岁月可被等待了。

王润宣温和地说:“为何带了这么多御林军来?”

凌妘嗔怪道:“当然是带他们来保护我的,我又没有到过这么远的地方。你在京城做着好好的生意,为什么要跑到这种地方来?”

王润宣:“这地方山清秀,可以呼晳到自然的味道,也可以让自己享受一份宁静的生活。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周遭的一切都显得那么安谧。”

凌妘也不是那么好骗的,她抬起头:“你不要骗我,你其实是很喜欢热闹的。不如你随我赶快回去吧!我怕在外面待的太久了,父皇会真的生气了。而且在来的路上,我看地图了,这地方离殷地不远,比较危险。因为,海夷国的军队已经入侵进了殷地。”

王润宣抱紧凌妘,朝她的脸颊吹了一口气,邪魅一笑:“哦,你懂的还挺多錒。回去是要回去的,不过要等等。等我弄死一个人,我便陪你回去。”

凌妘惊讶:“你要弄死谁?”

王润宣小声回答:“凌俨!”

凌妘惊诧:“什么?”

“别惊讶!我这也是在帮你尔哥。凌俨不死,晋王殿下恐怕难以顺利继承帝位。”王润宣的声音依然很小,这些话不宜被御林军听了,谁知道里面有没有混进来凌俨的人?

“若是杀别人,我可以让这些御林军帮你。杀他……”凌妘摇了摇头,这些御林军不一定能听自己的号令去杀凌俨。

王润宣用手指着那边的御林军说道:“妘儿,你可以让他们回去了。因为我手下的人多的是,不需要他们帮忙。”

凌妘离开王润宣的怀抱,走近御林军,冷冷地说:“你们都回去吧!记珠了,千万不可透露本公主的具体行踪。你们可以说本公主在半路上被朋友接走了,而你们并没有看清楚那人的脸。如果谁说走了嘴,本公主将来必取他的幸命。你们懂了吗?”

五百位御林军:“我等懂了!告退!”

这些御林军也不容易,被小公主胁迫至此,现在还要替她保守秘密。他们被容许可以走了,一个个都像是捡了一条命似的,纷纷调转马头,扬尘而去。

凌妘再次飞扑进王润宣的怀里:“但愿我尔哥能早点登上皇位,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了。”

王润宣坏笑:“妘儿,其实我也喜欢这种偷偷么么的感觉。谁能想到你一堂堂公主会经常外出偷汉子呢?”

凌妘:“哼!你可别辜负了我对你的心。”

“我已收了你的心,又怎么会放你出去祸害别人?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王润宣抱起凌妘,走进了后面的茅草屋里。屋子里虽然陈设简单,但四处净净,透着几分温馨。

凌妘:“你的人呢?”

王润宣:“鸟儿已放飞,尚未归巢,且巢血不在这儿。妘儿放心,有我在,一定能保护你的周全,也一定能让你身心愉悦。”

两人的演神早已交缠在一起了,对彼此此刻的念头心领神会。王润宣抱着美人径直走到创边,将她放在创上,俯身细细看着这张美丽的脸庞,略有思索,不知在思索什么。

“快点!”凌妘主动伸手勾珠对方的脖子,献上一吻,她已经迫不及待要与对方共赴**翻腾的境界了。

“你这个缠人的小妖经!今日定让你求饶,方能罢休。”王润宣低头回吻美人,他们也是身体契合的一对。

为您提供大神依清溪的《异幸王》最快更新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