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无题

艾丽被素心讲的那个笑话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压根没有发现慕弦煜已经在门口站着了,还不停的拉着素心的手笑道:“天呐,那个书生也太傻了吧,哈哈哈哈哈,素心,你从哪儿知道这些稀奇古怪的小故事的,哈哈哈!”

素心注意到了门口的慕弦煜,脸色变得有些惊愕,二王爷他,他是怎么进来的?门口的下人给他开门了?似乎,心情不大好?

艾丽还在笑,看到素心这个表情,有些疑惑:“你咋了?怎么这个表情?”素心给艾丽使了几个眼色,可艾丽更加不理解了:“你这是咋了嘛?眼睛疼?”

素心恨不得离开这个大型社死现场,就在这时,慕弦煜的声音响起了:“在这儿玩的还挺开心呀?”

艾丽想都没想,就回到:“那是.....慕弦煜那家伙不在可不得开.....”说着,艾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猛地转身,就看到了慕弦煜那张放大的脸。

“啊啊啊啊啊!”艾丽被吓得不轻,喊出了声。慕弦煜随手抓起一张椅子坐到艾丽身旁,说道:“是啊,慕弦煜那家伙不在可不得开心嘛!对吧?”

慕弦煜将艾丽刚刚没有说完的话接了上去,艾丽挪着椅子到素心身旁,小声问道:“你给他开的门,怎么就进来了???”

素心摊摊手,“我也不知道呀,我发誓,我绝对是叫那些下人把门看紧了!”艾丽抬眼瞄了一下慕弦煜,他的脸色很不好,估计也是被自己关在门外气到了。

“艾丽,这可不关我事了,你在解决吧,我先溜了!”素心站起身撒腿就往外跑,房间里只剩下了艾丽和慕弦煜两人,艾丽朝着慕弦煜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先出去一趟,桌上的茶水你随便用哈.....”

艾丽也想跟着素心一块跑出房间,可刚走没两步,就被慕弦煜抓了回来,慕弦煜将艾丽按回椅子上,说道:“别走呀,我还有些事想问问你呢。”

“把你关在门外是素心的主意,不关我的事.....”艾丽二话不说就将素心卖了出去,慕弦煜嗤笑一声,“是吗?可是门口守门的下人可是告诉我,是艾丽公主不让我进的呀?”

谎言被揭穿,艾丽也不想再狡辩下去了,“你明明说让我住在六王府,可是你三天两头的往这儿跑,这跟住在你家有什么区别?”

“你现在不就住在六王府了嘛?再说了,这是我弟家,我还不能来?”慕弦煜一本正经的说道,艾丽垂下脑袋,这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

艾丽推开慕弦煜,从椅子上站起来,坐到慕弦煜的 对面,道:“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做什么。我说你来六王府干什么呀,你,堂堂一个皇子,不去为百姓排忧,不为江山社稷着想,天天游手好闲的。”

慕弦煜听了艾丽这句话,不由得笑出声:“你倒还教训起我来了?这为百姓排忧呢,有六弟,为江山社稷着想,有大哥,我当个米虫,不挺好的嘛?”

“你.....那您总得进宫去陪陪您的父皇呀,母妃,对吧?”艾丽现在只想着如何把慕弦煜支走,可慕弦煜根本不买账。

“害,这不每天上早朝都能见嘛?”慕弦煜笑道,单手撑着脸,还想看看艾丽能想出什么新花招将自己赶走。艾丽倒是忘了慕弦煜每天都会进宫一趟,这下算是拿他没辙了。

趴在桌子上,一双深邃的眼眸气呼呼的盯着慕弦煜,“可是你来这干什么呀,六王府的饭也没贴金子吧,天天过来。”

“来看你呀,怕你跟某个书生跑了!”慕弦煜笑得有些欠揍,过了一会儿,艾丽才觉得有些不对劲,“喂,你还偷听我们讲话?!什么书生啊,就是素心跟我讲的一个小故事而已。”

慕弦煜故作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哦?这样呀,我还以为你要和某个书生私奔了呢,要不这样?我明天打扮的像书生一点,你跟我私奔,怎么样?”

艾丽给慕弦煜翻了一个白眼,选择不再搭理他。慕弦煜低下脑道,和艾丽对上视线,眼神里满是宠溺。艾丽被吓得身子一下子弹直了,“你别这种眼神,搞得我俩有什么似的。”

慕弦煜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又道:“我们有什么呀?男未婚,女未嫁,你说我们会有什么呀?”

艾丽听完,羞红了脸,这男人怎么这么油??

“有你个头啊,谁要跟你有什么,你赶紧

回你的二王府,我没让厨房准备你的饭!”艾丽又羞又气,说着就站起身,走到慕弦煜的身边,拉着他就要往门外推。

“我可以让管家送饭过来的。”

“不用送过来,我觉得你回家吃更方便!”

“不麻烦,我让人回去通知他一声,到饭点他就会送过来。”

“......还赶不走你了是吧??!”

膳堂

“小璃,你昨日在街上和人争吵了?”吃饭的时候,慕延泽想起来娜凤和他说的那件事,便随口问起。沈梓璃点点头,而后想想,说道:“还不都怪你,不是我去挑事的哈,我和娜凤去集市上逛街,就碰到上回送你荷包的那个女生了,她逮着我就找茬。”

慕延泽想起了上次在乞巧节晚会上送自己荷包的女子,“哦,她呀,大嫂的朋友?不过这关我什么事?”

沈梓璃看了一眼慕延泽的俊脸,啧啧两声:“看这小模样长得多标志,人家国相大人的千金小姐都看上你了。”

“你前面那句我挺认可的,可是后面那句,国相大人的千金小姐,你是指那个女子?”慕延泽有些疑惑。

沈梓璃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慕延泽,一本正经的说道:“阿泽,要不你以后出门带个面具吧?”慕延泽嗯哼了一声,搞不懂沈梓璃的意思,这国相大人的千金看上自己,自己就得要带个面具?

“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呀?”慕延泽笑道,沈梓璃摇摇头,说:“不是你见不得人,我这是怕再多来几个像麦允迪这样的,我估计以后出门就要被群殴了!”

慕延泽噗嗤一声,道:“要不我以后遇到麦允迪就躲着?不会让你被人群殴的。”沈梓璃一把揪起慕延泽的耳朵,奶凶奶凶道:“你还真想让我被群殴呀?我告诉你,我要是真被群殴了,那可就是一尸两命了!”

慕延泽抬手握住沈梓璃揪着自己耳朵的手,另一只手揽上沈梓璃的腰,往自己的位置轻轻一拉,沈梓璃顺势坐到慕延泽的腿上,“开个玩笑嘛,你放心,要是谁敢,那我就让我的百万骑兵踏平她家!”

“小璃,你在吃饭吗?我带你去昨日的那个酒楼吃,那里的饭可....”明烈今日原本想来找沈梓璃去昨日的酒楼吃饭的,可听娜凤说,沈梓璃已经去膳堂了,就只好来这儿,可谁知的,一进屋就看到了这一幕。

“你俩干嘛呢?!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成何体统?”明烈看到这一幕莫名有些来气, 可慕延泽只是看了一眼明烈,又自顾自的继续和沈梓璃讲起话来。

沈梓璃见有人来了,从慕延泽的身上站起来,干咳了两声,问道:“找我有事吗?”

明烈看了一眼慕延泽,又继续说道:“你吃饭了吗?我还想带你去昨天的那个酒楼去吃呢。”还没等沈梓璃回答,慕延泽就站起身,将沈梓璃拉到自己身边,对明烈说道:“她吃过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回去了。”

沈梓璃看了看自己吃饭的碗,还剩很多,转头对慕延泽小声的说道:“我这不还没吃完嘛?”

“不,娘子,你吃过了,对吧?”慕延泽一脸笑意的看向沈梓璃,沈梓璃才算是明白,什么叫做笑里藏刀。

“啊嗯嗯,我吃过了,你和你的朋友去吃吧,我就不去了!”沈梓璃略带抱歉的语气说道。

......打发走了明烈,慕延泽的脸色瞬间就拉下来,双手叉着腰,质问道:“你昨天还和他去吃饭了?”沈梓璃有些懵,“吃饭?没有呀。”

“那他怎么说昨天的酒楼?”慕延泽说道,沈梓璃笑了笑,道:“干嘛这幅表情,你家审呀?昨天和麦允迪争吵的事,是他出来解围的,他当时就在旁边的一家酒楼吃饭。”

慕延泽没有说话,沈梓璃拉了拉慕延泽的袖子,笑道:“我不和他去吃饭,行了吧?我等着你带我去吃!”

——————

“可汗,这六王爷此时就在我们的地盘上,为何不趁机动手,解决后患?难不成要留着他回到云城吗?”

“国相大人急什么,就是因为他还在我们地盘上才不能动手,要是朝廷怪罪下来,遭殃的可还是咱们呐!”可汗捻起一些鱼食扔进池子里,池中的鱼儿竞相夺食。

与可汗说话的国相有些不解:“可汗这是打算?”

“再等等,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