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岩昕先行离去,以他们的联络方式联络岩族部落之人。本尘与岩大山两人呢在本尘的强烈要求下,本尘化妆为了一个黝黑的年大汉,成为了岩大山的护卫,岩大山打死不同意,这是谁,名震混乱之地的人王冕下,成为他的护卫,这玩笑已经上天了。

不过在本尘的寸不烂之舌下,岩大山同意了,两人腾空回城镇,走在街道上,岩大山小腿都是颤抖的,这他娘的比自己老爹走在身后更恐怖。

回到了客栈,个自回个自房间,岩大山才松了口气,心低沉:“人王冕下做护卫,谁能做到,试问天下,谁有这样的豪气……”

随后哈哈哈大笑,传动了整个客栈,让得许多人侧目,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时间过去四天,还是没有任何消息,本尘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间,沉静修炼,消去心的烦躁,等待消息。

砰砰!

岩大山敲响了本尘房门,本尘从修炼苏醒,传音道:“可是有消息了?”

岩大山也传音道:“火族与水族没有,端木家族与金家与水渔岛发现了上品圣药血神花。”

血神花,一种极其邪恶的圣药,需要吸血方可成长,为了保护自身成长,它会散发出一种奇香,只要是妖兽靠近它十丈距离,便会被这奇香勾引过,向得血神花走过去,最后丧失意志,不断撕咬自己,流血致死,血被血神花话吸收成长。

轩辕剑:“本尘小子,这株圣药务必收入囊!”

昊天塔:“于你神魂晋升不灭境至关重要。”

神农鼎:“炼制成弹药,淬炼神魂之力,为你的第四次炼体做准备。”

好久没有听得神器的话音了,本尘感觉有些亲切,说道:“咦,你们个老梆子还在啊?”

“第四次炼体?说清楚一些,不是只有次吗?”

神农鼎:“这一套秘法不知次炼体,是九次,前次是普通炼体,随后次比较困难,最后次最难,所受得痛苦无法想象,宛如地狱上刀山下油锅。”

本尘道:“也就是说我还有经历六次炼体?行吧,行吧,不过看情况!”

岩大山传音道:“人王,这可是增强神魂之力的重宝……”

本尘打断道:“那我们就去看看!”

能不能获得者血神花本尘不太在意,若自己有得这缘将其收入囊,本尘当然欣喜,若是不能,本尘也不会感到惋惜。血神花这样的至宝出现,本尘相信,必然有血魔族掺入其,以它们的联络段,本尘很快便可跟踪血魔族,然后探知其计划,以作准备,这才是本尘的目的所在。

“好好好!”

简单收拾了一下,两人便赶往水渔岛,岩昕带着密卫暗进入水渔岛,有得人王在,岩昕的安全自由保障。

“岩兄,问你个问题,端木家族是否有女子叫做端木依依?”本尘出声问道。

他的先最好准备,端木依依在玄武山脉之时跟随他有一段时间,对于他的身形脾性气息可是很熟悉,可别再人前抖搂出来。

“端木依依,是端木家族的小姐,人王,她招惹你了?”岩大山喏喏问道。

本尘摇头:“这到没有,只是想知道她有没有回来?”

岩大山回答道:“没有,似乎在北荒获得了逆天缘,实力大增,在问剑宗大比过后,与同北荒高去了圣地,进入了龙武学院。”

本尘一听,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还好,没有在!

岩大山注意本尘神态,觉得人王与端木依依之间的关系似乎不简单,不过他不敢问,这是人王,人世间的王,不能随便质问。

水渔岛与千羽岛相距千里距离,本尘与岩大山花了一炷香许的时间便赶至。

此刻水渔岛上早已人来人往,有部落之岛大族落,有十二大势力,还有妖族,也有混乱之地之外的人。

“人王,可有感知到血魔族奸细,让我一锤子撸死它?”岩大山战意狂袭,恨不得与谁大战百个回合。

浩尘没好气的说道:“还没有,就是有也不告诉你,你把它锤死了,影响我的计划。”

这家伙完全是想见血魔族想见疯了,这岩族到底是有多严厉,把这孩子逼迫成了这样。

岩大山喏喏的说道:“人王冕下放心,我绝对不会影响你的计划,不会让血魔族起任何疑心。”

本尘说道:“你倒是想,可是事情不由你控制,知道你屠杀了它们的成员,还不找你报仇,一群魔崽子跟在身后,我可不敢保证它们能见到明儿天的太阳。”

“这倒是,还是人王大智!”

岩大山点头道,以他的性格知道身后有血魔族的杂碎,那没说的了,只有两个字:屠杀!不过这样做的后果就大了,必然会影响本尘的计划。

血神花于水渔岛烂泥湾,这一次是让得一尊受伤的修罗境大妖迷失了神志,方圆十丈皆是猩红的血污,所以才被人发现了。

这血神花有些年头了,从污泥之埋在的骨头来看,来到这里的妖兽没有万数也有八千,这一次乃是修罗境大妖的血液,这血神花成熟便在这几日。

“这金家与端木家族可是下了大本钱啊!”

前方,一尊初天境,一尊天境,两尊大能威拦截了欲要前往烂泥潭一众武者,端木家族以及金家诸多护卫,其不乏地域境巅峰的高。

现在还不到血神花成熟之际,所以暂时还未其冲突,不过看这架势,血神花成熟之际,必然会引起一场血战。

很久没有说话的皇吾天开口了:“本尘小子,这朵血神花你需得夺取下来。”

本尘眉头一挑:“老家伙,你可是需要这东西?”

皇吾天乃是残魂,神魂需要恢复,这血神花乃是极佳的药材,不过这本尘记得,这老家伙的神魂前段时间可是恢复很多,现在应该用不到这血神花,否则他以后得心境会遭受影响,获得肉身后,成就不会太高。

皇吾天道:“你小子想什么呢?你是想本帝早点死是吧,这东西待我找到肉身后方有大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尘明白了,这血神花可是含有至强的血气之力,这老家伙定然是想将这股血气之力引之己用,语道:“我知道了,不过看情况!”

皇吾天道:“小子,这里几个烂杂鱼还能泛起浪花?随便几剑收拾了便可,何必那么麻烦?”

这近万人武者,有几道血魔族气息,没有逃过本尘与皇吾天的感知。

“老家伙,小爷当然清楚,不过这几个杂碎还不能死,小爷可是要知道他们身后的主子,部落之岛在宰得血魔族的几个天域境高,这才是我此行的目的。”

皇吾天道:“要不要我帮忙?”

本尘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就在本尘与皇吾天唠嗑这段时间,岩昕带了几个护卫出现在了两人身边,本尘的身份不能抖搂出来,所以岩昕只是对本尘点了一下头,算是见得本尘的礼仪了。

“我们去会会这两个家伙!”

岩大山感知到了端木家族与金家在这里的少主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石头,你小子也在这里!”

本尘一众人接近,四人出现在了他们面前,二少二老,其说话的是那个穿得一枝兰柳青云袍的翩翩少年郎。

“人王冕下,此人是端木家族端木玄林,乃是端木家族太上长老的亲孙子,地位比肩端木星宇。”

“一旁女子为金家小姐金铃儿,修炼了一套凶杀的鞭法,招惹他的男子,八数死在了她的鞭子之下,所以有着血美人的称呼。”

一旁,岩昕为本尘介绍道,本尘不着痕迹点头。

岩大山道:“木头,你都能来,小……我为何不能来?”

他本想说小爷,但是一想到本尘在一旁,还是低调点为好,人王面前,岂容他称爷。

“嗯?”

这英俊少年郎从头打量了一下岩大山,总共感觉岩大山似乎藏拙什么。

岩大山心里警惕了起来,莫不是这货看出了什么吧。

“木头,你要干啥?告诉你,我可是纯爷儿们……”

随后露出有几许猥琐的眼神,看了几眼一旁的黄衣女子,将这男子搂了过来,邪笑道:“木头,可以啊,什么时候结婚,我送你一份大礼。”

啪!

一条金蛇鞭子横摔了过来,不含杀气,毫无凶力,只为惩罚。

不过这可打不到岩大山,只见他宛如泥鳅一般,轻松多了过去,惊声说道:“金妹子,你这下也太狠了吧,要不是我多得快,小命都没了。”

端木玄林道:“活该!”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金家金铃儿娇艳无双,美貌倾城,这是部落之岛上不争的事实,追求者无数,其最凶的一个便是当前这位端木玄林。

不过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戏码比较多,金铃儿至今没有对谁展开笑颜过,那血金黄的嗜血鞭子让无数人胆寒,血美人的称呼有此而来。

黄衣女子冷冷道:“再有下次,让你知道我泣血金蛇鞭的恐怖!”

岩大山将黑炎锤扛在了肩膀上,说道:“抱歉,我还以为你们连理比翼了,不曾想到你们只是联盟。”

金铃儿神色微凝,稍有冷芒射出,冷冷说道:“看够了吗?”

声音不乏冰冷之意,而她所注视方向,是本尘。

岩大山道:“我去,难道人王冕下对着小丫头片子有意思?看来得于木头说道说道了。”

若是本尘对金铃儿有想法,他可不认为端木玄林能争得过本尘,就算是金家,也会选择名震天下的人王。

本尘淡淡的说道:“抱歉,在下有些走神。”

“小子,看来你运气来了,这血魔族的厄运即将降临!”

皇吾天的声音响起,原来在金铃儿身上,他们都感知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血魔族的气息,其情况与擎珏一般无二,皆是与血魔族之人待过不久,身上还有几分气息。

本尘传音道:“这便叫做上天有好生之德,知道血魔族人神共愤,所以要将之诛灭。”

皇吾天道:“不过本尘小子,这种情况想必血魔族至今也是不知道,否则应该会有所防范。”

本尘道:“有得必有失,大道五十天演四九,血魔族很完美,但是它在完美,缺陷也是存在不是吗?”

这边,端木玄林看了看本尘,立马绝对本尘有些不一样,虽然是护卫装束,但那股子气质绝非护卫拥有,歪头轻轻语道:“石头,这是你护卫?”

岩大山心不由得提了起来,难道这木头看出了什么吗,点头说道:“是,这次出来凶险异常,父亲担心我的安慰,所以便派了这位剑兄作贴身保镖。”

一边说着,一边看本尘脸色,这可是人王,就算是他的父亲见了,也得以礼相待,不敢怠慢半分,他此刻信誓旦旦说得是自己护卫,心里却是在发抖。

不过本尘毫不在乎,脸色丝毫没有变化。

端木玄林疑惑道:“此人很强吗?”

岩大山甚有崇拜的说道:“很强,天赋绝伦,便是我都难以与之相提并论。”

端木玄林道:“是吗?很好,若是有时间,端木自当领教一番。”

金铃儿在本尘身上扫了一转,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心只有四个字:平平无奇!

听得端木玄林大言不惭,岩大山嗤之以鼻的说道:“你可拉到吧,剑兄现在乃是天道境的高,可剑挡天域境,你还是算了吧,等你晋升天道境,也许都没有会与剑兄一战。”

这话一出,端木玄林果断的蔫儿了下去,他现在神游境巅峰,八阶巅峰木之意境,寻常天道境可战,但面前之人可不是寻常天道境,其天赋便是岩大山都自叹不如,必然有过人之处,绝非自己能敌过。

“问一问金家小姐刚才与谁接触过。”

岩大山耳想起了本尘的声音,不由得一颤,不着痕迹点了点头,扛着黑炎锤走向了金铃儿,纵起鼻子不断闻嗅。

端木玄林皱眉,心语道:这家伙又要做什么妖?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金铃儿脸色微冷,自然的握在了鞭柄上,只要岩大山有所动作,鞭子便回化作毒蛇,嗜血夺命。

“木头,你可曾闻得金姑娘身上有一丝别样的气息?”

岩大山走回道端木玄林身边,对其问语道。

“气息?”

端木玄林嗅了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摇头说道:“不曾发现!”

金铃儿也对自己闻了闻,然也是什么都没有发现,抬眼看向岩大山,看他说出一个什么花来。

岩大山点头说道:“金姑娘身上有得一股别样的血煞气息,很别致!”

“呵呵!”

端木玄林鄙视看了眼岩大山:“铃儿修炼的乃是凶杀武技,浑身有几缕血煞气息有何奇怪。”

岩大山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木头,难道我不知道金姑娘修炼的武技特性?需要你提醒?”

“有得血煞气息不足为奇,但是,金姑娘身上有得两股血煞气息,其一股比较邪气,不是她身上原本拥有的,现在逐渐在减弱。”

岩大山编故事的能力也是一绝,没有得事儿也能说出花来。

端木玄林道:“石头,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有话就明说吧!”

岩大山说道:“此血煞气息极为邪意,此人必然是邪道人,还请金姑娘小心为上!”

“岩大山,你什么意思?胆敢说我叔是邪道人。”

金铃儿神色骤然霜寒,眼满是冷冽,身上弥漫着浓浓的金属性意境之力,金家金衬艮对于金铃儿来说,比父亲都亲。

幼年时的金铃儿因为性格迥异,少有玩伴,久而久之,很少有人将目光放在他身上,便是她自己的父亲对她都少了几分亲意。

无独有偶,这金铃儿与金衬艮的关系十分要好,也是在金衬艮的训练下,成长至了现在如此境界,为金家不多的几个天骄。

听得岩大山如此诋毁自己的叔,她心岂能不愤怒。

“岩兄,可以了,你只需告诉我他的长相即可!”

本尘暗传音道,只要知道了姓名,知道了长相,本尘便有办法找到此人。

岩大山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金叔,他当然不是邪道之人,不过也可能是因为此处怨气缘故,让我鼻子出现了问题。”

端木玄林狐疑的看了一眼岩大山,他很疑惑,这完全不是岩大山的本性,他知道这个家伙的性子,若是没有几分把握,他绝对不会胡言乱语乱说一通,不过若是说金衬艮是邪道之人,他也是不相信。

岩大山转移了话题,问道:“木头,这血神花还要多久才成熟?”

“多则半月,少则五日!”

端木玄林看了岩大山一眼,说道:“石头,莫不是你也要插如其?”

若是岩大山真的插入其,事情便有些尴尬了,总得来说这血神花有两朵,正好端木家族与金家个自一株,若是加入了岩大山,无法分了。一边是自己喜欢的姑娘,一边是自己的发小,难道要将自己的那一朵让出去?

岩大山道:“木头,勿要烦扰,本少可没有与你们争夺的**,君子不多人所爱。”

他没有想到是端木玄林,若是其他端木家族之人,他必然会争上一争,不过对于这个发小,还是算了,血神花价值万千,是自己无缘。

“谢了,石头!”

端木玄林感激的说道,他知道岩大山是为了他着想。

“客气!”

至此,金铃儿深深看了眼岩大山,转身离去了。

岩大山与端木玄林有很久没有见了,这一次算是久别重逢,两人需得喝些烈酒,庆祝一番。本尘在得知了这金衬艮的相貌之后,也是消失了,他要去查看这一条大鱼。

“石头,说说吧,刚才你之言绝非说道,你可是看出些什么了?”

酒过巡,菜过五味,端木玄林再次将话题扯了回去。

岩大山动作停了下来,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该不该透露一丝消息,这毕竟是自己的发小,与自己情同足,不愿他入火坑!

“怎么?有难言之隐吗?那就不说了!”

端木玄林见得岩大山在极力思索,便出声道,若是真的有难言之隐,他也不愿意岩大山为难。

岩大山心说道:人王冕下,若是岩大山做错了,要杀要剐,岩大山毫无怨言。

他决定将本尘的身份挂出去,一是将其拉入队伍,与本尘一同与血魔族战斗;二来,他真的不愿意端木玄林在危险之。

“昕叔,麻烦了!”

岩大山对岩昕说道。

岩昕深吸了口气,重重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这是一个艰难的决策,若是惹得人王不高兴,对于岩族那可是一个灾难,现在的人世间绝非岩族可以抵抗的。

岩昕将岩大山、端木玄林以及端木家族的一个族老收入了域境之,而在端木玄林身后的族老皱了皱眉,有些不太高兴。

岩大山道:“木头,武琥爷爷,在这之前,你们需要立下一个誓言。”

“石头,你这是不是过了?”端木玄林有些不高兴了,岩大山不相信他,让他很不舒服。

端木家族的族老也是说道:“岩小子,你确实过了!”

岩大山道:“木头,你相信我吗?若是你相信我,就应该知道我这样做必然有理由。”

“呼!”

端木玄林深深吐出了一口气,说道:“好,石头,你说,需要我与武琥爷爷立下什么誓言?”

岩大山说道:“木头,武琥爷爷,你们立下誓言:今日我们所谈内容不能让第五个人知晓,否则必遭天罚。”

端木玄林心在沉了一分,不过还是点头道:“好!”

于是就这样,两人立下了重誓,随都看向岩大山,看他说出一个什么理由来。

“多谢木头信任,你可想知道今日在我身后那披风大叔是何许人矣?”岩大山问道。

端木玄林道:“他不就是你护卫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