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1章 灵参!

69网69,最快更新都市有神王! 楚尘的心,也是有着思索,对方是否和紫阳宗有着关联存在!不过也仅仅是在心思索罢了,具体是什么情况,显然只有亲眼见到对方,才是能够知晓的!

不过楚尘这个时候,又是想到了跟随周婉清所去的那天道宫宫主寿宴,毕竟那天道宫,是如今北斗星域的大宗门之一,而那天道宫的宫主,实力也是并不简单,显然恐怕也是有着不少的北斗星域宗门势力以及强者会前去!

不过此时此刻,楚尘看向了这身旁的周婉清,心却是有着几分的好奇存在了!

毕竟根据周婉清所说,她是那天水宗分宗的弟子,而在楚尘看来,即便是那生辰纲,又是怎么会落在这么一个分宗弟子的呢?自然楚尘这个时候,也是提出了心的疑惑!

“前辈有所不知,虽然我属于天水宗分宗,但是天水宗个分宗,实际上早就是近乎于独立了,和本宗很少往来,而这一次,这生辰纲,所代表的也是我天水宗分宗贺寿!”

“而实际上,也并非是只有我一人,只是分成了数份罢了,其一些弟子,便是会分配到这生辰纲携带,根据实力的强弱,所分得的东西也是不同,如此,也可以说是宗门的一番历练了!”

“我死魂境的修为,自然也是不会携带,太贵重的东西,但是价值也并不简单!”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婉清也是向着楚尘解释道,而楚尘见此,也是神色微微的变化了几分!

显然是没有想到,这当还有宗门的历练在其!

自然这个时候,楚尘的目光,也是看向了周婉清,自然也是对于如今周婉清所携带的那生辰纲的物品,有所好奇!

而此时此刻,见到楚尘投射而来的目光,这周婉清自然是明白楚尘的意思,几乎没有半点的犹豫,这周婉清就是从储物袋之,缓缓的取出了一个玉盒而来,然后递向了楚尘!

显然这周婉清也是明白,凭借楚尘的实力,自身完全不是对,自然这生辰纲也是无法护住的!

所以眼下,见到楚尘有兴,这周婉清所幸是将这生辰纲递到了楚尘的!

而楚尘见此,自然目光也是微微的变化了几分,然后将这玉盒接了过来!

“这是?”楚尘缓缓的打开了那玉盒,显然这玉盒之,便是一株灵参,而且看年份,显然已经是有着千年以上的岁月了,而且当的灵气,也是极为的浑厚!

而凭借丹道之上的造诣,楚尘自然第一时间,也是看出来了,这灵参的不同寻常!在楚尘看来,如果将这灵参给他炼制,应该能在炼制出来一枚,足以突破圣轮之境的丹药了!

当然根据方才那周婉清的说法,这生辰纲已然是被分成了数份了,显然这灵参虽然不凡,但毕竟那是天道宫宫主的寿宴,显然不可能仅仅是一个灵参而已!

至于其他更为珍贵之物,应该是被其他的弟子长老所携带了!而此时此刻,这周婉清的心,也是一阵子的忐忑,毕竟如今那灵参在楚尘的心,也是让周婉清的心,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

毕竟如今这灵参,便是在楚尘的,这还是让周婉清心有些不安啊!如果楚尘想要将这灵参,抢夺而走,显然如今的周婉清,也是没有半点的反抗之力的!

而周婉清,果断的将灵参交给了楚尘也是心肯定,凭借楚尘的修为境界,不可能抢夺她这灵参的!可是当楚尘目光聚集在那灵参之上的时候,这周婉清自然心还是难免有着几分的担心在其啊!

而就在这个时候,周婉清目光极为忐忑不安的时候,楚尘却是缓缓将那一株灵参,放入了玉盒之,然后递还了周婉清!

而周婉清,见此自然是赶忙的将这玉盒收入了储物袋之了!

而楚尘对此,也是微微一笑,自然从刚才也是注意到了,这周婉清那眼的神色,显然楚尘不用思索,也是明白这周婉清的心想法!

毕竟这般的一株灵参,如果楚尘还没有迈入圣轮之境,恐怕是会考虑抢夺过来的!毕竟这灵参,足以让一名死魂境大圆满的修士突破了!

然而如今的楚尘,修为境界,都是几乎要迈入了二道圣轮之境的层次了,自然如此一来,这灵参对于楚尘来说,可以说是没有太多的用处!

不过周婉清心的那些想法,显然也是逃不过楚尘的!

对此楚尘也是仅仅笑了笑而已!

毕竟楚尘也是明白,这周婉清心的警惕,要知道双方之间的修为差距,无疑是巨大的!

而且在方才,让周婉清施展功法,楚尘那个时候也是已经探查过这周婉清一番了,天赋不算太强,应该并非是天骄道子那个层次了,仅仅普通的弟子!

天水宗分宗的普通弟子,本身又是没有太多的天赋,如此一来,自然也是需要格外的小心翼翼才是!

而楚尘这个时候,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当然楚尘这个时候,虽然对于那灵参没有太多的兴,但是楚尘却是想到了,既然是寿宴,想必还有其他的宗门送上生辰纲,这当显然是有着许多的灵石丹药,以及法宝的存在!而如今,楚尘这第二道圣轮,也仅仅是凝聚而成了一道虚影而已,显然这里面,还需要一些天材地宝的滋润,才是能够让楚尘将那第二道圣轮彻底的凝聚而成!

“如果,能够得到其他宗门的生辰纲,然后从得到一些天材地宝,说不定我这第二道圣轮,便是能够顺利的凝聚出来!不,不光是第二道圣轮,甚至于就连第道圣轮,也是能够顺利的凝聚而成!”赫然之间,这个时候楚尘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心浮现出来了这般的想法!

甚至于眼底的深处,都是隐隐的带着几分火热的意味在其!当然对于这些想法,一旁的周婉清显然是不得而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