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带头创亖种马男主第73章 终章

“这就是当天发生的事?”皇甫胤日听得津津有味地,是不是不自觉地点点头,现在想来都不得不赞叹昭靖的筹谋布局。当时扶光大将虽然是来了,但心底不免为梁简她们捏一把汗。扶光虽然是他们这边的人,可李值不是,若是他要处死梁简和周文君还有宋秉烛那就比较棘手了。当当时扶光大将联合他们几个一起忽悠李值。那时候看到周文君和梁简还有宋秉烛的尸首,北辰旻当时便要冲上去,好在北辰月及时把他打昏了,不然可就要坏事了。

“昭靖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晏适感叹道,在他眼中她明明还是个小娃娃模样,却能想得如此周全,看来这天下交给她确实是个明智之举。

“什么什么?”北辰旻依旧是蒙在鼓里,还没有搞清楚这些事情,看着大家讨论得火热心底便有些着急。

“还记得北辰渊刚刚回到京都吗?那时候昭靖就开始布局了。“北辰月给皇甫胤日换药边耐心解释道,”那时她趁着还没被北辰渊关起来给我和阿胤送信,要我们趁着北离和西陵交战的时候烧了敌军的粮草。西陵向来以游牧打猎为生,平日里也难以储存军需,粮草本就不多,都给烧了补给不上就只能退兵了。”

“不仅如此,我们伪装成西尧的人去烧粮草,他们早就野心究究要攻打西陵,这样做也不会引起怀疑。”皇甫胤日微笑着解释道,赞叹道,”好一计祸西引。“

”那可不!那火还是我放的!“北辰旻拍拍脯,十分骄傲地说道,那股子神气劲到快溢出来了。

“我们被困着收不到消息,皇帝似乎也不知道这件事,”梁简扶着下巴沉思道,若是皇帝知道不可能不防着扶光,“所以……你们封锁军情?!”

“是啊,反正有昭靖传给我们的密诏,只要借口说是皇帝的安排,死无对证,谁敢质疑?”北辰月收起纱布,耸耸肩笑道。

“昭靖到底是怎么偷到玉玺的?”北辰旻虽然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佩服,这小孩还真是厉害了,玉玺都拿得到,“字迹可以模仿,可是玉玺这么重要的物件,皇帝不得藏得很深吗?”

“还记得之前太子谋反吗?动太子谋反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打探道玉玺的位置,太子若是要造反必然需要调兵,因此昭靖派人盯着太子,便从而打探出玉玺的位置。”皇甫胤日接着解释道。

“等等,你的意思是,他从那时候就开始这个计划?”梁简有些惊呆了,她原以为昭靖能想得如此周全便已经够厉害的了,没想到一开始便打算好一切了。

“嗯,应是如此。”宋秉烛沉吟半天。

“看来接下来没我们什么事了。”周文君悠哉悠哉地躺在草地上,看着远方的皇城,有仰头看着晴朗的天。

“不,我们还有事情要做。”梁简躺在她旁边,享受着耳畔微风吹拂,好久没有这般惬意过了。

“说得不错,我们要和玄雾门比上一比。”晏适也躺下,用手枕着头,懒洋洋地说道,“昭靖那边已然不需要我们心了,但这天下还有不少阴沟角落,咱们一起去端了她们。”

“我和玄雾门打赌,看谁能耐大。”梁简轻轻说道。

“那我们吾道宗可不能输!”宋秉烛笑着说道。

“话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名字,吾道宗被瑞王。哦不,是当今圣上铲除了。”北辰月提议道。

“不如叫恶人宗?”

“有人叫自己恶人吗?!”

“就是,不好听!”

“那叫疯人院好了,一群疯子,哈哈哈哈哈哈”

“不若叫扶月宗?”

几人嬉笑打闹,少年诗酒年华,心中有激情,手中有力量。

——————

养心殿内,昭靖看着远方的薄云,依稀鱼白的天色看着有些灰蒙蒙地,天……还没大亮,但天迟早会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