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奇怪的相处

挣扎了一下,顾重汐整个人僵硬住了,“你能不能先把我放下来?”

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他们不是要说事情吗?

而且,戚寒墨这是怎么了,居然和她那么亲近?

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她一点也不像知道戚寒墨到底怎么了。

“冷?”感觉怀里的人抖了一下,戚寒墨皱了皱眉。

动了一下手臂,顾重汐尴尬道,“你能不能把我放下来?”

现在这个样子,很尴尬的。

如果让别人看到了,特别不好,还会引发什么不好的联想。

可戚寒墨当做听不到,充耳不闻,“你身体不舒服,不要勉强自己。”

默默地收紧她的手,顾重汐和他拉开距离。

心想他这样抱着她,才会不舒服好吗,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不扯到伤口就不会有事。

“你这样,我不舒服。”沉默了一会,顾重汐决定顺从她的内心。

这话让戚寒墨挑了一下眉毛,“不舒服?”

“对,对啊。”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有些冷了。

点漆如墨的眼睛,如同深邃的星空,顾重汐和他对视了两秒钟,最后低下了头。

呼~总感觉继续看下去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至于是什么不好的事情,鸵鸟汐觉得还是不要想为好。

这样一耽搁,两步路的地方到了。

戚寒墨将她妥帖的安置在床上,然后把枕头靠起来,让她靠的舒服一些。

愣愣的看着他忙前忙后,顾重汐觉得心里酸酸胀胀的,好像很舒服,又很心酸。

撑着身体,顾重汐轻声问,“那个,你要和我说什么?”

她面前的男人一错不错的看着她,深邃的眼睛里是点点的星光。

微微移开眼睛,她的手不安的抓紧手下的被子。

见她面色有些尴尬,戚寒墨微微一笑。

突然觉得好像重汐变得有些可爱了,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冲动……

“咳。”轻咳了一声,他把心底的欲念给压下去,面上一本正经,“李芳兰之所以被威胁,是因为她出轨的证据被戚夫人抓住了。”

“什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顾重汐连尴尬都忘记了。

李芳兰出轨?!

这可是一个惊天的大消息啊,不知道顾国年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应该从头到脚都是绿色的吧?

突然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顾国年,不知道他们几十年的感情能不能承受。

依照顾国年冷漠自私的性格,顾家应该挺好看。

一眼就看穿了这个小狐狸在憋着什么坏心眼,不过戚寒墨觉得挺可爱的。

“消息我已经放出去了,顾国年明天应该就能收到了。”

给了他一个孺子可教的眼神,顾重汐有些向往,“你说我明天过去看戏怎么样?”

现在李芳兰在他们的手里,只有一个顾沁沁,成不了什么气候。

如果她过去给顾国年吹吹风,等把李芳兰放出去之后,就让她和顾国年撕破脸,那样应该挺好看的。

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她笑得很开心。

点了一下她的脑袋,戚寒墨淡淡说,“想出去?”

快速的点头像小鸡啄米一般,顾重汐满脸渴望。

然而冷面戚寒墨假装没有看到,而是冷着脸训斥,“你的伤口还没好。就想着往外跑?”

说着,他伸手在伤口的附近按了一下,提醒她现在是一个病患。

他的手离伤口很远,只有微微一些痛让顾重汐感受。

静默了好几秒钟,顾重汐赶紧挪开他的手,讨好般笑了笑,“那什么。我不是一时之间忘记了吗。”

冷哼一声,戚寒墨并不买账,“给我好好休息,伤口还没好不许出门。”

听闻此言,顾重汐的小脸垮了下来,幽怨的目光仿佛在斥责他是一个暴君。

之间戚寒墨露出森森的白牙,“你想说什么?”

缩写脖子抖了抖,顾重汐摇摇头,“没什么。”

乖巧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上去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冷哼一声,戚寒墨给她倒了一杯水,“一会甫一过来给你检查身体,随便和你说说其他的事情。”

接过水杯抿了一口,咂了一下嘴,觉得有些淡。

“他要和我说什么?”顾重汐有些好奇。

她和甫一之间,应该没什么好说的吧?

除非,她的身体又出了什么毛病,所以需要和她解释解释。

苍白的小脸顿时染上一层黑色,闪烁的眼睛也沉了下去。

揉了揉她的脑袋,戚寒墨安慰道,“有我在,没事的。”

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安慰,顾重汐压下不舒服的感觉,勉强的笑了笑。

“我的身体,应该已经不行了吧?”

放在小腹上的手猛地收紧,戚寒墨面上不动声色,“没事,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这一次,他必须保护好重汐,不在让她遭受痛苦!

知道他这是安慰,不过顾重汐很快调整心态,“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时间过得有点快。”

她眼里露出回忆的神色,“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气候,那时候我可真狼狈。”

在国外,她被顾国年买的杀手追杀。一路逃到海边,本以为是死路,没找到居然还有一线生机。

“嗯,你像个尸体一样飘在海里。”戚寒墨也想起来了。

笑了笑,顾重汐轻声道,“是啊,那时候我都以为自己死定了。”

谁曾想,居然被救了起来。

如果不是戚寒墨救了她,她这辈子估计就是死的不明不白,最后给母亲和外公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还有,戚寒墨还救了她很多次,每次她以为要不行了的时候,戚寒墨总是会出现。

在她心里,戚寒墨和别人是不同的。

可她不能告诉他,甚至不能泄露一些些情绪。

因为,她和戚寒墨一直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仅如此,她还是一个将死之人。

“别想了!”突然戚寒墨冷冷打断她的思绪,整个人冒着阴寒的气息。

眨了眨眼睛,顾重汐将眼底的酸涩压下去,“好吧,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去看戏?”

冷冷瞪她,戚寒墨寒声道,“什么时候都不可以!”

“不行!我要去的!”瞪大了眼睛,顾重汐一副“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表情。

能看到顾国年和李芳兰吃瘪,她说什么都想去看看。

这么多年了,她心底的恨紧紧纠缠在一起,一直支撑着她活下来。

可戚寒墨居然不让她去!

怎么可以!

“扣扣扣!”

戚寒墨正打算说什么,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冷冷说了一句,戚寒墨警告的看了她一眼。

撇撇嘴,顾重汐不说话,好像赌气一样转过头。

大不了问问甫一,能不能偷偷带她出去。

毕竟这种事情,不知道多少年也看不到。

没一会,她口中的两个人都回来了。

“重汐,听说你醒了我过来看看。”甫一撑着一张笑脸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托盘。

同样笑了笑,她指了一下床边的椅子,“坐吧。”

闻言,他看了一眼顾重汐又看了看戚寒墨,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

只见戚寒墨冷冷的瞪了他一眼,然后一言不发坐在了那张椅子上。

最后甫一自己拖了一张椅子,坐在了另一边。

开玩笑,那个位置如果他坐下去了,估计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拿了笔和纸,甫一开始询问。

摇摇头,顾重汐轻声道,“没有什么不舒服,就是能不能快点好?”

现在的身体病殃殃的,一点力气也没有,真是让她很不开心。

冷静的表情裂开一条缝隙,甫一道,“这个,不能。”

撇撇嘴,顾重汐露出一个无趣的表情,然后不说话了。

空气中弥漫了点点的尴尬,戚寒墨抱着手臂不说话。

“咳,先测一下体温吧。”轻咳了一声,甫一假装尴尬不存在。

伸出手,让他“滴”了一下,顾重汐突然叹了口气,“我是不是身体快不行了?”

手下的笔抖了一下,甫一低着头惊讶道,“你不是还好好的吗?”

捉摸不透戚寒墨的态度,甫一决定先糊弄过去。

“告诉她把。”戚寒墨开口。

闻言,两个人同时安静了,甫一无声叹气,然后抬头。

只见顾重汐一脸平静的看着他,一点惊讶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之前我和你说过,你的身体发生异变。”甫一挠了挠头,最后无奈道,“那个异变在破坏你的身体……”

张大了嘴巴,顾重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破坏我的身体?”

如果是这样那她为什么还活得好好的?

戚寒墨瞪了她一眼,冷冷道,“听他说完。”

顺从的闭上嘴,顾重汐不说话了。

“但是,破坏的同时也在修复。”等他们把话都说完了,甫一这才开口,“可最大的问题是,修复的速度跟不上破坏的速度,所以你之前才会晕倒。”

皱眉沉思,过了好一会顾重汐问,“那我晕倒的时候,这个异变有什么变化吗?”

赞许的看了她一眼,甫一觉得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舒服,“你晕倒的时候,破坏和修复才是同样的速度。”

眨了眨眼睛,顾重汐示意他继续说。

“只有一样或者修复的舒服加快,你的身体才可能在破坏中生存下来。”

刹那间,房间里的温度骤然下降,宛若置身极地。

“所以,我需要一直晕倒?”沉默了片刻,顾重汐若有所思,“或者,我需要一直沉睡?”

一直没说话的戚寒墨,双眼迸发出寒芒。

可两人都没注意他的变化。还在讨论。

“理论上是这样的。”甫一点点头,再一次觉得和聪敏人说话就是舒服。

了然的点头,顾重汐突然笑了起来。

心中打了一个突,甫一有些不安的看着她,“你怎么了?”

“如果我想活下来,就需要进行沉睡?”

对上她疑惑的目光,甫一点点头,心中的不安在扩大。

于是,得到答案的顾重汐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没关系,反正我也活不下来,现在这样也正好。”

“顾!重!汐!你再说一遍?”旁边有些咬牙切齿的声音,宛如修罗。

皱眉看他,顾重汐一脸不解,“反正心脏都是要给你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耸了耸肩膀,她的脸突然扭曲了一下。

嘶!

伤口有些疼。

因此没注意戚寒墨眼底一闪而过的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