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苏刚之变

随着一股股碧玉般的灵气由百风清右手行运至林震岳腰间伤口处,林震岳只觉得一股暖洋洋的气流传遍周身各处,而先前伤口处的微弱痛感,也在这一刻彻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待到孙莱与苏刚两人一击未能得手,再次站到一起的时候,脸上早已不见当初的平静,反倒显得十分紧张起来。

林震岳见状,便已明白为何,忍不住出言调侃道:“原来你先前那般表现,是因为你这兄长隐藏于暗处,现在非但将这底牌给暴露了出来,还引来了仙灵山山主百风清,是不是特别担心能否活下去哪?”

“呸!”苏刚听罢,双眼尽显狠厉之色道:“你当真以为我苏刚仰仗的是孙莱这个废物吗?!嘿嘿……简直是太可笑了!”

一旁的孙莱明显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弟弟竟然会如此贬低自己,一脸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去,只是还没来得及问出自己想要问的事情,只感觉胸前突然一凉。

低头看去,弟弟手中那把无比熟悉的‘天罡剑’已将自己刺了个通透,猩红的血液正在顺着剑锋慢慢渗出。

当反应过来所发生的一切后,孙莱缓缓抬起了头,言语无比凄凉的问道:“为何?兄长虽不及你所想那般,却也处处帮你护你,无论父亲怎么责怪于你,我也时常为你求情,可、可你为何要这般待我?”

“嘿嘿……兄长?”听到对方这般悲凉的询问,苏刚仿若听到了最为无趣的笑话,一脸鄙夷的说道:“像你这般废物的兄长,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倒不将这一身修为归于吾身,助吾一统天云大陆!嘿嘿……”

站在对面的林震岳与百风清二人听罢,顿时满脸错愕,相互一视之后,似是都想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时,苏刚的气势突然疯狂暴涨,使得周围山石纷纷摇曳不停,渐渐离开地面,漂浮在其身周边各处。

“先不管那么多!看来这苏刚小儿是要进行什么邪术,拦下再说!”待到林震岳反应过来后,连忙出声提醒身旁百风清,并凝气于暗金紫龙枪之上,准备施展最为凌厉的攻势。

“好!先将其拿下,待到日后交由白盟主再做定夺!”百风清听罢,也迅速寄出神兵‘风吹荷’,将体内仙灵之气运转到了极致,准备直接将对方一击拿下!

然就在这个时候,却再生变数,只见一位身穿蓝色长袍的老者忽然从上方缓缓落下,其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压,比之天选盟盟主白帝都丝毫不差!

而这个老者,正是苏刚与孙莱的父亲孙璨!唯一令人奇怪的是他气息之中明明生机盎然,脸上却尽显死色!

“你们想拿下吾儿,可有问过老夫同不同意?”待到孙璨落在地面后,双眼无神的望着林震岳二人说道:“难不成,当真以为老夫不再管这天云之事吗?!”

“孙、孙前辈!”当看清来人是谁后,林震岳明显变得紧张起来,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就连行运至暗金紫龙枪上的鸣枪浩气也瞬间消散。

“哼!”见到对方这般反应后,孙璨先是一声冷哼,紧接着转身看着苏刚柔声道:“刚儿,不管你要做什么,爹爹都不会怪你,但还望你能够想清楚自己所做的是什么,毕竟有些事情一旦错了,那便再也不能……”

“住口!”还未待父亲将话说完,苏刚便一声厉喝将其打断,随之面目狰狞的咆哮道:“既然你不会怪我,也许诺要帮我,那便少说些废话!难不成……你现在后悔了?嘿嘿……”

“哎~”对于儿子如此无礼的表现,孙璨却丝毫没有愤怒之色,反倒满是亏欠的说道:“正邪本就难两立,你又何必再去步你娘亲的后尘?倘若你可以放得下,先前所有的罪责,有为父在这里,自然不会让他人难为你……”

“嘿嘿……难为我吗?”此时的苏刚仿若入魔一般,双眼之中满是墨黑色的迷雾,就连身上也不断向外涌出黑气,语气十分阴邪的说道:“这世间又有谁能难为的了我?你当初已经将我娘杀死,难不成现在还要再杀我吗?!啊!”

“罢了罢了,当年是为父错怪了你娘,致使你这般怨恨也不怪你,只希望……”然而还未待孙璨将话说完,突然双目圆瞪的看着爱子,身上的生机也在飞快消散。

站在不远处的林震岳与百风清二人更是目瞪口呆,因为一个巨大的黑色手掌就在方才,忽然从孙璨的胸腔穿透至背后,而其身上那十分强大的气势以及修为,也在飞快的被那黑色手臂所吸收。久久看书

而致使这一切的,正是早已失去理智,心中只剩下愤怒的苏刚!虽然不知道他们父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眼下最为重要的,却是该如何阻止他继续下去!

想明白一切后的林震岳与百风清二人,再次将体内灵气凝聚于神兵之上,下一刻径直朝着那气势依然在不断暴增的苏刚冲杀过去!

只是两人如此强悍的攻势,在杀至距离对方还剩三丈时,却被一股无形的气墙挡了下来,还未待两人反应过来,紧接着就是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朝着四周激荡开来!

这一股反震之力,非但使得最为靠近的林震岳、百风清二人重伤倒地,就连距离近乎十里之远的柳浮生、战千钧、战凡天,以及唤灵宗三位长老也都受到波及,纷纷被击退掉落云海之中!

待到这一股反震的威势散去,放眼望去,原本高耸威严的苍茫山,比之以往整整矮了半数之多,至于那三十六派别之一的唤灵宗,更是早已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圆月城神查司中,本以为派出柳浮生、百风清二人前往,便可将事情解决的白帝,忽然睁开了双眼,下一刻便消失在了原处。

一旁的楚星海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心中十分明白,能够让白帝做出如此反应的事情,定然是塌天大事!

可就算是明白了一切,却依然不敢紧随其后,因为最近还有着一些其它怪事层出不穷,现下白帝离去,也唯有自己可以暂且坐镇于此了……

吞天谷中,在想开一切俗事,恢复原有心性的浮尘如戒两位大神通者,最近过的好生洒脱,虽然还是出不去这所谓的吞天谷,但明显找到了别的事情可做,那便是以灵气孕育花草树木来作为派遣,进行着修身养性之调和。

“如戒,若是依照你这般悉心照料,想来不出三日,这‘七彩云果’便可成熟了。”看着身旁一脸严肃,双眼聚精会神盯着身前花朵的如戒,浮尘一边轻捋胡须,一边开口笑道:“只是可惜无人能够有此机缘,得到这天地异宝啊~”

“哎~这你便说错了。”如戒听罢,并没有回头看他,继续盯着那所谓的‘七彩云果’回应道:“缘果这东西啊~既然出现了,自然会有用到它的一天,否则又如何存在因果循环之道?”

“哈哈,不错不错,你这和尚,最近到底是洒脱多了,比我这修炼‘碧玉仙心’,秉承一心不赘物,古今自逍遥的道士,还要悟的通透啊~嗯?!”然而本在感慨中的浮尘,却突然发出一声惊呼,随之眉眼紧锁,似是感觉到了不好的事情,紧接着便就地盘坐,闭目凝神,双手不停的掐捏推算起来。

一旁的如戒听到他突然发出这般声响,连忙回头望去,再见到他露出紧张表情,并作出如此行径后,顿时满脸疑惑之色。

因为自从那日通悟一切,恢复本心后的他,早已不会轻易被凡事所扰,可如今为何又变成了这般模样?莫不是这所谓的天云大陆,亦或者自己同他的命数,又出现了什么新的劫难?

只不过如戒却十分明白,无论自己现在多么着急,也不能轻易打扰他,否则的话,不单单无法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数,还会导致浮尘受到星象推演的反噬,由此造成重伤!

为今之计,便是安安静静的等他得出结果,如此方才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下一步又该如何想着去应对……

另外一边,灵元大陆万灵谷中,本在同恶蛟龙对峙的乾古一二人,依然没有先行出手,毕竟面对如此强大的异兽,已经不是两人全力以赴,便可将之彻底拿下!

就在两人一兽各自为阵,准备寻找最佳的出手之机时,肖梦雨已经率先赶了过来,只是刚刚来到两人身旁,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只庞然大物,身体也跟着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乾古一见状,正想发问她为何来此,便感觉到另外两人的气息也在迅速逼近,同时还夹杂着一股十分奇怪的气,那股气即像是人类修炼所成,又像是某种神兵亦或者至宝的威能,令人十分费解!

当莫轻羽紧随而至,落到几人的身旁后,还未来得及对肖梦雨责怪上几句,便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只恶蛟龙,同时不知怎地想到了另外一只与其相同的存在,那便是在落霞山瀑布处所结识的水蛟蛇!

只不过两者相比下来,无论是体型亦或者身上所散发出的威势,都有着天与地的差距,仿佛这一条乃是成年壮汉,而另外一条,不过是壮汉面前的蛆虫、蚯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