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群虫操演

关口附近的悬崖上……

一位a级赏金猎人等上方的巡逻土匪走掉后,迅速向上爬着,嘴里冷冷地哼了一声。

“呵呵,就凭你们几个想找到我?人猿阿山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我虽然不是最先爬上顶的,但我一定是最安全的……嗯?什么玩意儿?”

“卧槽!虫子!好多虫子!哪来的?”

“好疼!啊!不行了!”

…………

不仅是阿山,那些正在往上爬的战士们都遭到了小虫的袭击。由于手脚根本不能离开岩壁来回击虫子,众人皆是纷纷坠落悬崖!

崖顶的关口附近……

听着不少人坠崖的惊恐叫声,雷班纳感觉到周围慢慢有着大片的未知压力靠拢了过来。

雷班纳依靠病毒的力量很轻松就压制住了脚底的小毒虫,不过周围的场景却让他紧张起来。

“哪里来的这么多虫子?”

雷班纳四处扫视了一眼,天空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大堆的虫子!

虽然空中虫子的数量密度不算大,但是到处都是,已经是比较恐怖的规模了!

“这就是你此刻媲美s级的原因?”

雷班纳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了,这么多野生的昆虫聚到一起,那是相当可怕的战力了!

沃尔金用手捂住半边脸,另一只眼讥讽地看着雷班纳,表情扭曲地笑了起来,“啧啧啧,没认真听我说话啊!这是超s级!不过还得感谢你们啊!周围的其他动物都被你们的声波吓跑了,我才能召集这些伙伴来!放心,一会儿会更多的!看你在中毒后还没事的样子,应该比波特坚持得更久吧”

“更多的虫子?!”

雷班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如果虫子的数量达到一定规模,那确实可以抗衡军队了!

“别那么惊讶啊!”沃尔金慢条斯理地说道,“这里是山区,又是野外,你们军部可没什么特别有效的防御措施,再加上天黑……你说我能灭你们半支军队吗?”

雷班纳这才反应过来沃尔金所说的天时地利人和,看来军队真的危险了!

“即使你占了这么多巧合,但你怎么操作这么多虫子的?还是野生的?”

雷班纳拿起狼魄指着沃尔金,另一只手不经意地慢慢向腰包探去。

沃尔金一脸兴奋,“问得好!这是几乎没人能做到的南域秘术!群虫操演!这种天赐的机会可是数年一见,你可真是幸运啊!”

“群虫操演?”

雷班纳从腰包摸出一个烟雾弹,偷偷拽在手里,准备伺机而动。

“哈哈!我可是要牺牲掉不少寿命为代价,用我的身体来换取这些小家伙们的帮助的!虽然我会收到严重的侵蚀,但是这一战我必扬名立万!到时候……”

不等沃尔金说完话,雷班纳将烟雾弹猛地往两人中间一摔,提刀便冲进了烟雾。

雷班纳已经牢牢记住了沃尔金与他周围的环境,他自信能够准在烟雾中准确砍中沃尔金!即使对方移动了身体,他也可以靠烟雾的晃动来预判对方的走向。

这沃尔金对军队的危害实在是太大了!雷班纳决定在对方有些放松时,一举将其击杀!

沃尔金一愣,显然没有预料到雷班纳会做出如此快速的反应,不过他嘴角依旧挂着笑容。

“还是不死心吗?也罢,这样才有趣啊!哈哈!”

雷班纳左眼死死盯着前方,手中的狼魄猛地划了过去。

“嗯?烟雾移动了?”雷班纳手一扭,狼魄偏了个角度继续砍了下去,“跑不了!”

“这是?”

没有想象中砍中**的阻力感,完全是砍空了的感觉。

“不可能!你怎么会跑得这么快?”

雷班纳瞬间提高了病毒的力量,他自信沃尔金是躲不开这一刀的,可事实却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这是……虫子?啊!?”

在雷班纳前方搅动烟雾的竟然是一堆飞行的虫子,此时它们一下蜂拥到了雷班纳身上,对着他就是一阵撕咬!

沃尔金站在烟雾外,得意地笑道:“这一批是不怕烟雾的虫子,而且有毒哦”

言罢,又一批同种类的虫子飞进了烟雾。

“啊!啊!啊……”

听着雷班纳不断惨叫,且叫声逐渐变弱,沃尔金轻轻摇了摇头,“你依仗的烟雾却限制了你的行动,真是讽刺啊……”

沃尔金转身走向关口,悠悠说道:“不过你确实给了我很多惊喜,我记住你了”

刚走了两步,沃尔金悠闲的表情突然凝固,“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

在沃尔金猛然回头的瞬间,这五个字如同恶魔的咆哮,震得他心底一颤!

狼魄在月光地映射下,显得冷寒无比,“唰!”眨眼间沃尔金就被切断了右手!

先是一阵冰凉,接着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由切口传遍全身,沃尔金当时就疼得狂吼了起来!

“啊!啊!!!”

沃尔金龇牙咧嘴地看着从烟雾中冲出来的雷班纳,心中再次涌出一阵恐惧。

只见雷班纳全身鲜血直流,而且血液中混杂着黑色的液体,将浑身的衣物腐蚀得到处是破洞!

雷班纳脸上全是被虫子咬成的米粒大小的血坑,混着黑色液体后根本看不出个人样来,模样甚是骇人。

雷班纳全身不停抖动着,气喘吁吁,咧着一嘴的鲜血说道:“疼吗?你绝对没有老子疼!”

沃尔金短暂地惊恐后,立马恢复了常态,“病毒的腐蚀液?怪不得虫子都没毒死你,忘记你体内有病毒了!”

沃尔金连续后跳了几步,掏出一颗能量胶囊一口吞下,“不过结束了!老子也玩够了!”

雷班纳在砍断沃尔金的手臂后,明显感觉周围的虫子飞行轨迹有些混乱了,他猜测这是沃尔金受伤后会对虫子的控制力减弱。

本想趁机再补上几刀,奈何自己身体负担太大了!

全身瞬间受到虫子包饺子般啃咬,当时感觉就像被人活剥皮了一般!

为了保命,雷班纳瞬间全力激活病毒活性,将黒液布满了全身。黑液强大的腐蚀力立马将虫子化为碳渣,但强烈的反噬力和虫子啃咬的伤势让他身体摇摇欲坠!

刚才拼死砍出的一刀,已经是用尽全力的一刀了……

沃尔金拿出药膏,在断臂伤口一抹,疼得满头大汗,“嘶……这下就了结了你!为了避免意外,我将在远处看着你被虫子咬死!你体内的黑液可分泌不了多少吧?而且你似乎已经山穷水尽了!”

感受着周围的虫子又再次有序地飞行起来,雷班纳瞟了一眼悬崖。

这跳下去……是不是一定会摔死?

但不跳肯定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