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防患于未然

“怎么样?有了这些兵马,应远可敢闯一闯河东?”刘义之问道。

邓遐想了想,沉吟道:“邓羌在河内有三万兵马,若我们出兵河东,相当于断了他们的后路。从河内到河东,有軹关陉和太行陉相通,想要完全堵住这三万人马,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不过若真能毁掉邓羌这三万人马,秦国会元气大伤,只怕再也难以挑战我们司州了!”

刘义之摇了摇头:“想要吃掉邓羌的三万人马,可不容易。我得先跟你说明白了,不管是荥阳的屯田兵,还是缑氏的俘虏兵,真正的青壮,都已经被选走了。剩下的老兵虽然未必不能战,却毕竟在力气上吃些亏,应远不要高估了他们的战力!”

邓遐点了点头。刘义之既然这么说,就不是有意拿这些老弱来糊弄自己。司州就这么多人口,总不可能把人人都送上战场。他想了想,说道:“既是如此,在拿下河东之后,还需要有人协助才行!”

刘义之见他没有狂傲到觉得凭自己一己之力就能平定河东,稍稍放下心来,笑道:“只要应远愿意去,我们就好好筹划筹划。河东郡和平阳郡历来是人口大郡,只要你能抚平地方,并不怕没有兵源补充。”

邓遐点头称是。三河地区开发的早,历来是人口稠密的所在。只要把那里的大姓安抚好了,得到了他们的支持,自己一定能够在河东站稳脚跟的。刘义之肯把这么重要的地方交给自己,除了看重自己的统兵能力之外,说明他对自己的人品很信任。想到这里,邓遐很是感慨,自己在桓温的手下拼死拼活这么多年,桓温只是因为自己与袁真有亲便贬斥自己;这刘义之,仅仅是跟自己并肩作战过一次,便能把近万兵马交到自己的手上。

“都督如此信任,邓遐感激不尽!”邓遐道。

刘义之笑道:“此事若成,河东郡的防务自然是交到应远的手上了。不过文武分家,乃是我司州的传统,所以司州官府会往各郡派遣文官,以掌政事。盐铁专营,也是朝廷的制度,所以河东的盐湖,会专设盐官以管理盐场。这些事情,需要现在就跟应远说清楚的。”

邓遐一呆,万万没想到刘义之直接提出来会派人分权。他想了想,知道刘义之这是要避免手下的军将割据。他志本不在此,心下虽然有些不满,还是勉强笑道:“如此更好,遐可以专务军事了!”

刘义之知道他不会就此放下,继续说道:“应远能够想得通就好。河东和平阳两郡,与司州三郡隔河相望,形同独立。即便是义之再信任应远,司州的佐吏们也不会对应远放心的。与其被人说闲话,闹得我们两相猜忌,不如一开始就遵循司州的规矩,从源头上杜绝此事。我们处在秦晋两强国之间,夹缝之中求生存,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境地,需得同心协力才成啊!”

邓遐听了刘义之这番推心置腹的话,心下感激。当初桓温对他猜忌,可是不管不顾地就把他免职了的。若司州上下都对他猜忌,他在河东可真是无地自处了。

邓遐离席下拜道:“都督一片苦心,邓遐岂能不知!若非都督起用,邓遐不过是襄阳一闲人罢了。能追随都督讨贼,已经是邓遐莫大的荣幸。都督且放心,若邓遐对都督有二心,天打雷劈!”

刘义之连忙上前,亲手扶起了邓羌,说道:“这不过是防患于未然罢了。义之若不相信应远,怎么会交付应远这么重要的任务?义之愿与将军联手,两不相忌,在这司州旧地,立下一片功业!”

邓遐虽称‘樊哙’式的勇将,其位却不过一郡太守,爵不过继承了其父的“宜城县开国伯”。若真能在河东有所作为,日后朝廷叙功,少不得把爵位再升一升。真能如此,他邓遐也算是尾灯架兴旺,做出巨大贡献了。

两人虽然立意夺取河东,却也知道这个计划相当困难,需要集结很多的兵力,借助很多的力量才能实现。尤其是河内的三万秦兵,若知道自己的归路被断,怕是会玩命的反扑。司州军初到河东,难以得到那里百姓的支持。何况当初河东混乱的时候,不少大族被要逃走的乡豪破家,司州军在当地未必会受到百姓的欢迎。

“还是需要借助各郡大族的势力。”刘义之无奈地说道。

当初鼓动治下的大族们到河东和关中劫掠,确实达到了祸乱秦国的目的。不过百姓们以讹传讹,加上官府故意抹黑,现在此两地的百姓对司州都有些仇视。

从关中退回来之后,刘义之用各大家族抢来的钱财,向各大家族赎买了这些百姓,并从各郡大族中遴选子弟入伍,以削弱各家大族的军事力量。现在各大家族大都参与了司州开矿的事宜,雇佣百姓的工钱又太高,若是能答应为各大家族提供一些俘虏兵作为矿场的劳工,相信也可以很容易地就拉他们一起出兵。

听刘义之说起当初带着弘农、河东大族到关中劫掠的情形,邓遐不由得暗暗心惊。司州的发展,离不开不断的对外掠夺,否则洛阳附近这么多的百姓就无从说起。但是像司州这样,动员治下的大族参与对外的劫掠的,实在是闻所未闻。这……也不像是刘义之的作风啊!难道……又是刘道坚?

“让百姓参与,是不是不大妥当?这些人缺乏约束,难以指挥,到了敌境之后,四处乱窜,虽然会给秦国造成混乱,却也会打乱我们的计划。”邓遐担忧地道。

“不然。到了秦国之后,这些大族的私兵固然是纪律散乱,那些领兵的人却是清醒的。他们知道离开了我司州大军的保护,秦军可以轻松地吃掉他们。所以只要我们派出去几个人跟着他们的队伍,他们就能很好的被约束住。应远放心吧,他们是求财的,更加爱惜自己的兵力!”有过经验的刘义之信心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