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逐利

“好!”邓遐兴奋地道,“御敌于国门之外,方能让敌人不敢轻易来犯!”

邓遐说得正高兴,却见身边的其他人,都莫不做甚,不禁有些纳闷:“我……我说得不对吗?”

长史范尉对邓遐道:“督护有所不知。这大半年秦国在潼关不停歇地攻击,固然付出了极大的伤亡,我们的日子却也并不好过。不但大多数军队都在潼关战斗过,疲惫不堪,而且这消耗的辎重数量惊人,司州的府库,已经快要打空了。这个时候要组织大规模军队出潼关,军费从哪里来呀?”

主簿陈魁也道:“潼关是秦国的东大门。只要这关在我们的手里,秦国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地来攻击。纵然是我们重创了攻城的部队,秦主也会另派大将,继续攻击潼关。想要一劳永逸,那是办不到的。”

功曹庄故接着道:“我军自建立时起,就是一支重进攻,轻防守的部队。进攻我们依靠骑兵冲阵,防守依靠关隘、城池和坚固的工事。出城与秦军进行大规模的会战,实非我军所长!”

庄故这话一出,连刘义之都暗暗点头。

司州军重进攻、轻防守的作风由来已久。刘牢之为刘义之选定洛阳作为自己的根据地,除了这是个四战之地晋国没人来抢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这里相对封闭,可以依托山脉和关隘严防死守。这么多年下来,刘义之在洛阳附近构建了坚固的防线,尤其成皋、孟津和邙山一线耗费了司州大量的人力物力。这个时候让刘义之领兵出城野战,确实是有些冒险。

邓遐听众人七嘴八舌地表态反对,不禁觉得头疼。他初来乍到,还不适应这里的议事作风。邓遐见刘义之一直没有表态,还以为他也是反对出兵的,所以干脆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刘义之在上面看到了邓遐的反应,知道他是有所顾虑,便问道:“应远,司州军府议事,历来是畅所欲言。常言道‘兼听则明’,只有大家把心中所想都说出来,进行充分地论证之后,我们做出的决定,才是最好的决定。何况道坚在军事上历来沉稳,既然他提出这么一个主意,就不会是临时起意,必然是几经考虑的。”

邓遐赞道:“都督说的是。单从议事这一环节来看,司州这些年能在北疆屹立不倒,还能多次立下战功,不是没有道理的。大司马虽然兵多将广,却听不进不同的意见,以致北伐兵败,名实俱损,实是咎由自取!”

刘义之笑道:“应远且说一说,适才众人所说的困难,可有解决之道?”

邓遐道:“都督,下官为军将,考虑的自然都是军中作战之事,至于粮草辎重,那是不懂的。不过适才庄功曹说我司州军重进攻,轻防守,乃是历史顽疾,由来已久,这却并非没有解决之道。”

“我晋军缺少骑兵。出城野战,自然无法做到全骑兵出战。而且即便是全骑兵出战,遇到防守好的步兵大阵,那也是毫无用处的。想要做到所向披靡,首先就要做到攻守兼备!”

刘义之连连点头。司州兵马重视骑兵进攻,是为了与秦、燕两国的骑兵抗衡。但是军队中兵种设置不合理,各兵种之间也难以做出完美的配合,所以司州军队只能在司州附近作战,无法长距离进攻。换句话来说,就是以司州军队的特点,刘义之只能通过步步蚕食的做法来扩大自己的地盘,却无法像桓温那样,直捣敌国中枢。

邓遐接着道:“现在司州军府已经都督司州三郡、北豫州和北兖州。这片区域广大,而且面临的敌手也多。想要再想跟守洛阳一样处处依靠关隘,已经行不通了。都督任命征虏大将军刘立功和龙骧将军胡宗远各督数郡军事,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刘义之点了点头。让叔父和胡彬分督数郡,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现在司州虽然有两万多军队,面对的敌人却也多。而且无论面对秦国还是燕国,司州都是处于劣势的。司州想要抽调骑兵救援北兖州已是不易,想要派遣步骑混杂的部队,更是困难。

“确实是有这方面的考量!”刘义之道,“司州三郡,几乎每一处地方都要布兵防守,想要照顾兖州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若兖州遇到敌情,除了兖州的驻军相互协作外,第一个应该出动的,是北豫州的兵马。”

邓遐笑道:“不错。看军府的兵力配置,北豫州现在屯驻着一万三千多正规军。虽然在各位的眼中,他们都是新兵,都需要按照司州的操典进行训练。但是这些士兵,原先可是切切实实的参与过北伐的,而且他们一度是所向披靡的!刘道坚提出要兵出潼关,恐怕最大的考量,就是北豫州的兵马,已经可以投入战斗了!”

“对啊!”陈魁道,“我们一直把目光放在司州的直属军队上,却忘记了在北豫州和北兖州,还有两万多名士兵呢!”

孟图和向谧也道:“若能从兖州和北豫州抽调兵马上来,真要打这一仗,也没什么。”

范尉皱眉道:“诸位,你们现在考虑的,只是解决了兵马的问题。却没有想过粮草、铠甲、兵器、箭矢和战后的抚恤、赏赐。发动这样一场大战,耗费的钱粮不是小数目呢!”

孟图笑道:“范长史有没有想过,北豫州的兵马若在荥阳与邓羌交战,乃是本地作战,调配粮草和兵员都比较容易。为什么刘鹰扬还想着出兵关中呢?”

向谧也道:“下官曾经查看了道坚的历次战役,发现其每次战斗,必有斩获。道坚从十几岁开始掌管家业,把刘家的家业做到了如今这个规模,‘逐利’这一准则,早已经写进了他的身体里。他提议出兵,就一定是想好了怎么捞好处的!——至于钱财,有道坚做后盾,害怕却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