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洛阳议事

金镛城里,刘义之正在皱着眉头看一封信。

去年的时候,刘牢之卖矿、卖地赚了一些钱,雄心勃勃地想要为刘义之新起一座居城,作为司州官府的驻地。奈何刚过了年秦国就发了疯似的攻来,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停。司州虽然是据关而守,又有手抛雷这等利器,这大半年作战下来,也阵亡了五百多人。这么多阵亡的人,花费了刘义之大量的抚恤费;至于手抛雷、箭矢消耗的钱财,伤员救治的医药费,更是不计其数,让刘义之深感吃不消。

新的司州府衙已经建设完毕了,新城的沿街商铺也都建好了。因为战事的缘故,刘义之没有像之前所说的雇佣百姓修建,而是使用了辅助兵和百姓的劳役。至于各大家族的住宅,也都在修建当中。战事频起,刘义之本不欲大兴土木,不过刘牢之却来信劝他及时动工,以免伤了百姓的“投资信心”。

刘牢之做事,喜欢‘诱之以利’。简简单单地一件开矿事宜,竟然在他的手里玩出了那么多的花样:买矿场需要花钱,开矿的许可需要花钱,雇佣矿工也同样需要花钱。有些家族即便是联合起来,也拿不出这么多的钱,便只能找刘家的钱庄借贷。也多亏了他去年起意让各郡的大族参与开矿,今年潼关战事起后,消耗的大量钢铁才有地方补充。受战争和开发北豫州的刺激,今年下半年陆续出铁的各大铁矿,接到了官府的大量订货,根本就没有铁能流入到民间。各大铁矿取得了开门红,让参与采矿的各大家族个个眉开眼笑。

“夫主,什么事这么惆怅?”门开了,传来了孟氏的声音。她端着一杯茶,走到了刘义之的案前,轻轻地放下。

刘义之抬起了头,看着孟氏挺着肚子,忙起身扶着她坐下:“这些事让下人做就好了。你现在身子不方便,不要做这些了!”

孟氏笑道:“妾又不是第一次生孩子,哪有那么娇贵的?”

刘义之笑道:“还是小心些为好。”

孟氏笑了笑,看刘义之这么爱护自己,心里很是欣慰,又问道:“夫主刚才为什么发愁?”

刘义之叹了口气,道:“是阿全来信了。他怕入冬以后邓羌从河内发动攻势,我们难以抵挡。他提出在秋后对潼关方向发动一次大的突袭行动,让秦国不敢打我们的主意。”

孟氏摇了摇头:“这个妾不懂,却帮不上夫主的忙了。”

刘义之笑道:“原也不需要你来操心。对了,阿全留在偃师的那个女人,现在怎么样了?”

孟氏撇了撇嘴:“这个阿全,还真是个风流种子。在寿春的时候,他就带着一对姐妹,没想到来到洛阳之后还不消停。——那个叫媚娘的女人快要分娩了,这几天我派了人天天守在那里,不会出岔子的。”

刘义之哪里不知道孟氏这是在抱怨自己。自己孤单一人来到这战地十年,年轻气盛的,哪可能一直禁欲?何况便是黄氏她们,也不过是近两年才纳入府中的。只不过现在孟氏怀着身孕,他不欲与她争执,只是笑着解释道:“不是像你想的那样,这些女子都是刘家府里的,并不是阿全从外面招惹的。不管怎么说,那总是刘家的骨肉,阿全人不在,我不能对她不闻不问。”

当初孟氏来到洛阳,听说有个怀孕的女人在偃师,还以为是刘义之的外室,为这事刘义之正经费了好些个口舌才算是说明白了。刘义之北上洛阳,留着孟氏单独照看两个孩子,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她。这时候刘义之好说歹说,总算是安抚住了孟氏。

夫妻两个正说着话,侍卫来报,说是邓遐、范尉等人来了。刘义之赶紧对孟氏道:“因着阿全这封信,我找了他们来商议!夫人先歇着,我到前面去看看!”说罢,他赶紧起身往议事厅走去。

邓遐来到洛阳后,虽然还没有参与具体的战事,精神头却已经比来之前好得多了。他本来担心洛阳残破,无法在秦燕两国的攻击中支持下来。哪知道来到洛阳之后,竟然发现这里农田处处,一片繁忙的景象,与自己印象中的洛阳,相差太远了。想起当初刘义之领着一千两百部曲来到洛阳时候的情景,就能想象出,这些年刘义之在这里吃了多少苦,才能创下这样一份基业。暗暗感念刘家兄弟为国护卫北疆的壮举,邓遐想起自己被桓温贬斥而整日借酒浇愁的荒唐举动,不禁脸红。

“刘道坚说得对,大丈夫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邓应远有为之身,不能整日饮酒消沉,战场之上纵横驰骋、扬名立万,才是我的志向!”邓遐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在司州创出个名堂来,让桓温老儿好好看看!

这日被刘义之派人叫来,邓遐莫名的有些兴奋。

邓遐来洛阳一月有余,其实一直在熟悉司州的军制。司州这边的军队不似其他军府,这里以军主为最大的作战单位,像自己这样的督护,并不能越过军主去指挥军主属下的幢主、队长之类的基层军官。所有的督护、军主,都没有任命手下军官的权力,甚至连部队的粮草、军饷,都有专门的人来负责,让领兵的将军根本就无法克扣。不过,与之对应的,司州军府给与将军们的待遇,要远远高过其他军府。邓遐自然明白,刘义之此举是为了防止手下的将军拥兵自重,只能遵从军府的安排。他本为立功而来,对这些并不在意,反而对司州军制的成熟而感到高兴。

来到议事厅,就见邓遐、范尉、陈魁、孟图等人都已经到了。刘义之在主位坐定,与众人相互行礼罢,说起今日的议题。

“北豫州别驾、鹰扬将军刘牢之日前来信,说是冬季黄河结冰后,邓羌可能从河内发起凌厉的攻势。他建议我们秋后在潼关进行一次大的行动,先解决掉潼关的威胁。诸位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