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通往“地狱”的倒计时 二

“嗯,学弟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嘛?”

明美眉眼一跳,略微好奇的问道。

“嗯,我想请学姐待会偷偷观察一下,那些没有参加游戏的宾客,看他们是否有什么异于常人的表现。”

岸田眼神轻微扫视了一下周围,此时已经有几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个竹篮,在收宾客手表的同时,还分发给他们各种颜色的小旗子。

明美却轻挑了一下颦眉,目光跟着岸田的视线兜了一圈。

“哼,我没有戴手表,我也不想参加这项游戏!”

就在这时,宾客中的如月峰水突然冷哼了一声,而后声如洪钟般对着走上前的工作人员冷声道。

那冷傲的神色,不知道的宾客,还会以为常磐集团欠了他多少钱呢!

这让工作人员只好面带尴尬之色,转身走向了如月峰水旁边的另外一个宾客。

“如月峰水先生的脾气,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啊!”

“呵呵,大画家嘛,难免有些怪脾气,不过听说常磐集团又在到处收购如月峰水先生的画作,然后再高价脱手....”

“哦,我好像也有听过这事!怪不得.....”

窸窸窣窣的交头接耳声在周围响起,传进了耳畔,让明美的眉毛皱得更深了,额头几条纹线似乎都快拧在了一起,她抿了一下红唇,脑袋逐渐思索了起来。

想起岸田怀疑如月峰水先生是凶手这件事,就算现在由于警方的“无能”,没有找到对方任何杀人的证据,但明美对岸田的信任可不会因此产生动摇。

如月峰水先生很大概率就是杀害大木议员的凶手,以目前的线索来看,对方肯定还会对常磐美绪动手,而且有极大可能会在今晚动手!

但这可跟如月峰水先生不想参加游戏,没什么太大的关联呀。他又没有戴手表,所以待会所谓的等值宝石回馈,也同样跟他毫无关系。

唔,哪怕他有戴手表,那么以此逆推,他不参加游戏的理由也很简单了然,因为只要常磐美绪一死,待会的宝石和奖励,自然也会像泡沫一样化成虚影。

咦,等一下,奖励化成虚影......

以学弟今天的处境来判断,或许今天在这里的宾客,还混杂着很多目的不纯的人,例如那个红色暹罗猫的成员,如果他们今晚会袭击这里的话,那么必然会先在这里安插人手........

“学弟难道是怀疑这不参加游戏的宾客们,有可能还混杂着一些别有用心、居心不良,打算今晚在这里闹事的凶犯吗?”

沉吟了好一会,等到工作人员都快要来到这边收手表时,明美这才松开了眉毛,便若有所思的对着岸田低声问道。

“没错,除了那些真心不喜欢钱之外的人,这种随手就能财产翻倍的好事都不想要的人,就连傻子都不屑去当!喏,你看!”

岸田点了点头,而后轻微努了一下嘴。

明美目光跟着望过去,就见一个抱着小宝宝的漂亮年轻的妈妈,即使这会少妇手脚不太方便,也慢慢吞吞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手腕处简直不菲的手表交了上去,在接过了一只黄色的小棋子,随手就把它插在了自己衣兜处。

显然这位妈妈应该没有参加游戏的心思,交手表肯定也只是想换一块宝石罢了。

“呵,我明白了,不缺钱的人毕竟只在少数嘛!不过,为什么你要说那位妈妈是傻子呀??”

见状,明美了然的点了点头,只是说到一半,却有些狐疑的回头瞥了岸田一眼。

“她手里那孩子明显才几个月大,而有句话不是这么说来着嘛,孕妇一孕傻三年!”

岸田随口胡咧咧的回答道。

Σ

“......一,一孕傻三年?有这种说法嘛?”

明美一惊,眨了眨大眼睛,轻张着嘴巴,很是呆茫的问道。

她的思绪和注意力一下子就拐了一百八十度。

“嗯。”岸田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呵,放心吧,姐姐。这只是女性怀孕以后,体内雌激素、孕激素分泌增多,会使部分孕妇产生紧张焦虑心理,再加上孕妇的营养物质大部分被胎儿吸收,也会使孕妇营养物质缺乏,进而产生一些心理生理的变化.......”

一旁沉默的灰原抬起眼皮,似乎觉得话题转向变得有点有趣,故而在明美本是萌逼的神情下,轻笑着解释道。

“呃,也就是说还真的有这一回事呀!变傻,变傻....”

明美点着下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场景,面色稍显红润,嘴里重复的呢喃着“变傻”这个词眼。

“咳咳,这都扯到哪里去了,想变傻以后我有的是机会让你变傻。”

岸田眼角一抽,轻拍了明美脑袋一下,话没过脑就秃噜了出来。

“欸!?”)

话音刚落,岸田就知不好,果然不到一秒,明美整张俏脸就蹭得一下,连带着耳莹处都全红了,整个人瞪着眼睛,就像是傻了一样,只有洁白的下巴似乎轻微的点了一下。

孩子。

这个话题上次才刚说过,但现在来看,学弟潜意识里似乎也不讨厌孩子嘛~~

嗯,和自己的.....

“...........”

拜托,姐姐!你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场合呀!

眼见明美不再动弹,岸田低头和灰原对视了一眼,同时无奈的摊了一下手。

要说自己女友的缺点,第一条自然就是经常性恋爱脑了。

至于第二条嘛!

咦,学姐还有第二条缺点嘛?

岸田苦思冥想了一会,还是没有得到答案,最后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放心吧,这位小姐。您的手表只是暂时寄放在我们这里而已,等到宴会结束您离开时,我们自然会归还给您,并且送上等值的宝石给您。”

“可是,可是就算是这样,那要是万一你们搞错手表了怎么办?你们又没有做什么标记呀!”

就在岸田和明美陷入短暂的沉默时,两人左侧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骚动,声音在这有些吵闹的宴会场不算太大,但那熟悉的声线却还是一下子,吸引了岸田和明美两人的注意。

两人转头一看,只见广川瞳手里拿着一块手表,正和工作人员互相一脸为难的看着对方。

“这里每一个竹篮都有编号的,所以到时候离开,只要小姐您来这个竹篮里认领自己的手表就行了。”

“啊,那好....唔,对了!那这样万一篮子里面有相同款式,到时候宾客错领了怎么办?!”

听到工作人员的解释,广川瞳刚想点头递给他手表,却又突然觉得不妥,手一缩,把手表又拿了回来。

“这......”

这次工作人员支支吾吾,一时之间不知要怎么样辩驳,表情却很是无语。

您这块手表虽然看起来是比较昂贵,但在场的比你贵得多的还有不少,可都没您这么纠结呢!

“那个,要不我还是不玩了吧!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摩挲着手表,纠结了好一会,广川瞳最终摇了摇头,在对着工作人员道了一声歉后,目光若有若无投向了岸田身上,而后才略带怀念羞涩的说道:

“这块表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他以前送给我的礼物之一,对我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所以......”

没有把话说完,但周围几个听见对话的宾客,都已经明白广川瞳的意思,不禁在内心感叹了一声。

“呵,这就是连傻子也不如的人嘛?”

明美轻叹了一声,目光似笑非笑的瞄着岸田的侧脸。

“嘛,傻子都知道,做人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这不,她好好的一个姑娘,凭借那相貌,做啥不好,非要吊死在一颗树上干嘛!这不是连傻子都不如是什么?不过,这显然和我没有关系!”

岸田耸了耸肩,语气很是无所谓的回答道。

这倒不是他冷血,只是怎么说呢?

对于前世曾经有过对付众多女舔狗经验的岸田来说,这种小场面他真的是见多了,这种时候就是不能表现出,但凡一点点的怜惜,或者是懊恼。

毕竟,这只会让女舔狗们觉得,自己肯定还是有机会抱得美男归,故而继续死缠烂打,让人烦不胜烦!

所以,快刀斩乱麻才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既不耽误人家,又不耽误自己寻找真爱!

不过,自己的真爱倒是找到了......

岸田轻转了一下脑袋,原本在广川瞳的注视下,那张面无表情的俊脸,在又看见明美的俏脸时,故意绽放出了幸福般迷人的微笑。

“.......”

广川瞳额角的青筋一跳,木然的看着这一幕,脸色逐渐铁青。

只不过,她却没有看见,岸田在转头之后,眉毛也是轻微的一皱。

岸田倒不是在想广川瞳的事情,只是在做完样子后,想起她和工作人员的对话,内心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工作人员这手表收得确实有不少漏洞,按理来说,只要在每个小旗子上面弄个编号,再把事先准备好的对应编号的贴纸贴在手表上,到时候宾客用小旗子去认领手表不就行了。

这么简单的操作,岸田自付自己都可以想到,没道理人才济济的常磐集团会没有想到呀!

这显得举办方十分的敷衍,没把细节处搞好,但这又跟常磐美绪之前的表现截然相反。

她不是很看重这一次的开幕仪式嘛?事事都亲为,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小纰漏?

难道....

“怎么了嘛?不会是真在意了吧?我都不在意呢~~”

见岸田陷入沉思,明美抬起小手,在岸田面前晃动了几下,轻笑着故意调侃道。

“别闹,女人除了在意你们姐妹俩,我还能浪费心思去在意别的女人!?”

心里已然有了些猜测的岸田,收敛了一下心神,撇撇嘴回答道,而后又在明美掩嘴轻笑,十分满意的神色中,不耐的轻弹了一下她的额头,让心情舒缓了不少。

也就在这时,宴会场收手表的众多工作人员之一,一个长相十分英气,两条细长眉毛异常吸睛的漂亮女孩子,拿着竹篮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