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家庭困难

百十平米的房子,一个小到连沙发都放不下的客厅,两间卧室一个厨房,此时厨房中一个身影兴奋的忙碌着。

“哥,今天李叔教了你什么?”

冷修坐在客厅淡淡的笑了起来,眼睛十分有神,透露着坚定,五官长得十分规矩,已经有了大人的模样,“今天师父的店生意好,忙着赚钱呢,哪有时间教我?”

少女听后开心的笑着,不时翻炒锅中的青菜,“李叔生意好,月底肯定要多给你发钱呢!”

冷修听后十分不悦,长出一口气说道:“师父是看在咱爸的面子上才收我做学徒,本来没有工钱,知道咱妈的情况才可怜我。”

少女听后撇撇嘴,将锅里的菜倒入盘中,“哥哥你高中毕业以后就打算一直这样跟着李叔吗?”

冷修听后握了握拳头,他高中时期是全校第一,本来可以上大学的,但是他没有去,因为在大学还需要学习三年才能参加工作,他等不了那么久,因为他的母亲还在床上躺着,每个月的医药费对这个家庭来说是天文数字。

“冷雪,我高中的时候就考虑清楚了,你哥哥我以后是要当机械师的,做这个国家最受人尊敬的机械师,现在我十八岁了,可以考取机械学院了。”

少女端着饭菜从厨房走出,眼中闪烁着光芒,认真的看着自己的哥哥:“你要和咱爸一样吗?”

冷修坚定的点了点头,“没错,咱爸在天之灵一定会为他的儿子自豪。”

冷雪绷着嘴,眼中的兴奋难以掩饰,“哥,我支持你。”

冷修的眼神突然变得十分柔情,他伸出手抚摸了一下妹妹披散的长发,笑了起来:“你以后的任务就是照顾咱妈,等我成为机械师,挣钱了,咱们一家就搬到大房子里去住。”

冷雪大大的眼睛十分有神,好像已经看到了那一天,冷修看到后再次摸了摸冷雪的脑袋,他的这个妹妹是他最心疼的人,只有十六岁,比他小两岁,虽然还在上学,但是却古灵精怪,会的东西特别多,在家里能够把家务做的挑不出一点毛病,在学校的成绩不亚于他这个哥哥,而且今年还学会了炒股,每个月都能挣个几千块,对家里的贡献比他这个哥哥还大。

不止是这些,冷雪的容貌也十分出众,至少在学校也能当个校花什么的,她害怕有男孩子骚扰她,每次出门都用长发挡着脸。记得两年前冷雪还只有十四岁,那时候在读初中的他就被班里的男生追,后来她告诉冷修想和那个男生在一起,不为别的,就因为那个男生家里有钱,和他在一起之后家里的情况说不定能改善一些。冷修听到后十分恼怒,人生中第一次打了冷雪,直到冷雪答应他不做傻事。回到房间后,冷修哭了,他妈妈并不知道他打了自己的妹妹。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冷修坚定了成为机械师的想法,这个小镇叫做河湾镇,建立在河边上,他的父亲是河湾镇的英雄,同样也是一名出色的机械师,更是他最崇拜的人。十年前冷修只有八岁,那一年发洪水,整个河湾镇都被淹了,河里的妖兽也因为发洪水变得格外暴躁,游进镇子里攻击人类。而他的父亲虽然是外来人士,却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斩杀妖兽,那几天妖兽的血把镇子都染红了,但是依然有妖兽源源不断的进到河湾镇里。冷修的父亲知道,只有将河里等级最高的那只妖兽杀死,这些妖兽才会平静下来,于是他冒险进入河中心,几天后河湾镇的妖兽突然逃跑了,而冷修的母亲等了好几天也不见冷修的父亲回来。

事情结束之后,河湾镇的居民十分感谢冷修的父亲,在广场中心给他立了一个雕像,冷修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跑到广场上,靠在他父亲的雕像上。

两年前,冷修的母亲病重了,镇子里的居民知道后,纷纷捐款给冷修的母亲治病,现在命虽是保住,但无法工作,每个月的医药费都要花不少。

“我去给咱妈送饭。”冷修说完后端着一份饭菜走进主卧室,此时床上躺着一个三四十岁的妇人,面容憔悴,头发枯黄,眼睛却十分有神,面部的轮廓和冷雪一模一样,年轻的时候肯定不输于自己的女儿。

看到冷修后,她先是轻笑一下,然后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和雪儿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我不同意你当机械师。”

冷修听后十分错愕,露出疑惑的表情,“为什么不同意?父亲不也是机械师吗?”

冷修的母亲听到冷修说起他的父亲,立即紧张起来,“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同意,如果你的父亲不是机械师,说不定他也不会死了,你好好跟着你李叔学手艺,成为匠师之后也能赚钱。何必要当机械师跟凶残的妖兽打交道?”

冷修听后陷入了几秒的沉思,但是很快他就坚定的说道:“不,我还是要当机械师,匠师虽说也挣钱,但是想在城市里买一套房子至少也在几年之后,机械师虽说容易发生危险,但是斩杀妖兽得到的报酬也十分丰厚,我不希望妹妹两年之后也和我一样放弃上大学。”

冷修的母亲听后差点落下泪水,但总算同意了冷修的做法,“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自己的选择自己要去努力,但是记住,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活着,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冷修听后笑了起来,一个劲的点头,将饭菜一口口的喂给自己的母亲,他就是想当机械师,因为机械师赚钱快,只要达到十级就可以执行任务,一般来说任务的报酬十分丰厚,很可能一次任务的报酬就改变了这个家庭的情况。

几天之后,LQ市机械学院开始招生,冷修在家收拾行李,正准备出门去市里参加考试,家里来了客人。

“哥,李叔来了。”冷雪笑着跑到了冷修的房间说道。

冷雪口中的李叔就是冷修的师父,镇子里鼎鼎有名的李匠师,十几年前从龙泉机械学院毕业,如今已经是二十多级的匠师。

李匠师来到冷家先去对冷修的母亲表示问候,然后才来到冷修的房间,“你今天要去参加龙泉机械学院的考试吗?”

冷修坚定的点了点头,李匠师随后拍了拍冷修的肩膀说道:“好小子,有出息,想当年我也是龙泉机械学院毕业的,不过我在那一届学生中属于垫底。虎父无犬子,你父亲那么厉害,你也不会差到哪去,几年之后,别说河湾镇了,就算是LQ市你也一定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

说完后,李匠师拿出一个信封,可以看出里面厚厚的是一沓钱,“你在龙泉机械学院的学费我就包下了,等你挣钱之后再还给我。”

冷修本想拒绝,但是觉得这样做十分不妥,于是缓缓地接过李匠师手中的钱,深深的鞠了一躬,“师父,您的恩情我一定不忘,等我下次回来就还您的钱。”

李匠师听后哈哈一笑,拍了拍冷修的肩膀说道:“行,我在河湾镇等着你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