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无根的人

茜儿的脸色阴沉下来,低下头去,道:“那群血童国的兵冲我们扑过来。领头的喊着:‘屠藩元帅有令,男孩全部杀死,女人酬军!’我们被他们冲散了。我没命地跑,很快就看不见我妈妈和姐姐了。唉,要知道那就是最后一眼,我应该停下来再看她们一眼。我往冰原里跑,越跑越深,我宁可死也不想落在他们手里。可我还是被四个血童国的兵追上了。他们甩出套马的绳索,套中了我脖子。我一下摔倒了,看见四个男人围住了我……他们……按住我的脚和手……”

茜儿脸红了,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我知道他们想对我做大祭司的事……”

明十三伸长脖子急问道:“你们的大祭司可以随便跟少女做,做那个吗?”

茜儿认真道:“不可以。只有遇上旱灾、虫灾、雪灾的时候,大祭司才会和选定的少女交合,求上天解除灾害。”

明十三追问:“那你们的大祭司对你做过那个吗?”

茜儿叹口气,似乎很是遗憾:“没有。我太小了。轮不到我。”

端木东能看出,在冰岩碛,在祭祀中与大祭司交合对少女们来说是一件荣耀的事。

哈伯伦比划着,急得够呛:“明十三问那没用的干甚?咳!小妞妞,四个男人按住你,后来怎样了?先撩裙子,还是先撩衣衫?用手,还是用刀撩起?”

茜儿脸颊羞红,连耳朵到脖颈深处也绯红,认真仰望哈伯伦,眨巴着小鹿似的杏眼,不解这和宝藏有何关系。

端木东正要骂哈伯伦。

却听昭颜向哈伯伦怒道:“住口!”转向茜儿道:“冰岩碛茜儿,不必讲那么多细节。只讲你遇到什么人便可。”

茜儿低声道:“是。接着我就遇到婆婆和常可了。”

屋冠仔叫了声:“常可!”猛挤进最前排,瞪着茜儿。虬飞烈狠狠扇了他后脑勺一记。屋冠仔捂着脑袋缩回去了。

茜儿道:“他们看见婆婆和常可,都吓了一跳,于是放开了我,把婆婆和常可围住了。确切说,是围住了常可。他们觉得常可长得好看,想抓住她。婆婆举起她的虫子箫吹了几下,这四个男人就倒在地上了。婆婆对我说:‘我挑了他们的手筋脚筋,他们不能拿你怎么样了。去,杀了他们!’我说我不敢。婆婆说:‘那就没辙了。你就一个人自生自灭吧。’说着要走。常可连忙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大呆瓜,快按婆婆说的做,要不你就死定了!’说着把一把剑塞进我手里,推着我往前走。那四人早吓破了胆,一起求我饶命。我本来想饶他们。可一想起他们杀了我那么多姐妹,心里一下涌起一股恨,于是就一剑一个,都捅死了。”

端木东没想到这么娇柔羞涩的茜儿也有这么凶狠的时候,不由怔怔看着她。

大伙儿都怔怔看着茜儿。

茜儿道:“我杀了这几个人,浑身的力气好像一下用完了。一下坐在冰上,站都站不起来。常可拍手跳着笑着说:‘好耶好耶,全杀了!婆婆,咱们带她一块走吧!’婆婆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我连忙爬起来给婆婆磕头,求她帮忙杀了那些堵截我们的士兵。婆婆冷笑一声,说:‘冰岩碛的死活关我屁事。’那时,我还不知道婆婆也是冰岩碛氏族的,婆婆的很多事情,都是常可后来告诉我的。婆婆让我和常可,把死去士兵的盔甲和武器都扒下来,捆扎好,背着跟她走。我不明白。常可笑着说:‘傻蛋,这些能拿去卖钱!’我这才明白婆婆的用意。”

众人再次瞠目结舌,没想到守护冰原宝藏的冰岩碛茉莉,竟然靠卖死人的盔甲武器为生。

天佐恍然道:“十一年前,我第一次遇到她时,她用虫箫杖挑着个大包袱。现在想想,估计是她刚刚扒的死人物品,准备拿去卖钱的吧。”

一股朔风掠过。吹的火光摇曳。众人都不由毛骨悚然。

哈伯伦嘟哝道:“这鬼地方!又是变异僵尸,又是大冰虫,现在又多了一个扒死人盔甲卖钱的老婆婆!哎呀呀呀呀……”恁地打了一通哆嗦。

茜儿道:“我背着两副盔甲,两把剑,跟在常可和婆婆身后,往冰原深处走,也就是往离开我家的方向走。我悄悄回头看了一眼。远远的,还能看见那一大片枯死的芦苇。可我一个人都看不见。我不知道我妈妈、我姐姐,还有那些同族的老婆婆、婶婶、姐姐妹妹们,都是不是还活着。我再也看不到她们了……”茜儿失声痛哭。

大伙都沉默不语。他们都看不到自己的亲人了。只是,他们和茜儿不同,毕竟茜儿不是被当恶魔从家里赶出去的。而他们却是生生被亲人赶走的。从这个角度说,他们也许跟冰岩碛茉莉更像一些吧。

灵缚C五官扭动记下,情感复杂。瓮声瓮气道:“我,怪物。无家。”

石锤听完,难过地拍了拍灵缚C的后背。端木东深情地捶了灵缚C一下,道:“没家有什么大不了,只要大伙在一起……”突然哽住说不下去,挠挠后脑勺,嘿嘿傻笑两声。

石锤和灵缚C都拍拍他的头顶,肃然默默点点头。

火一哥柔声道:“茜儿,你难道后来没再回去看看么?”

茜儿哽咽道:“没。婆婆从来不往那边去。我和常可,跟着婆婆收集死人的盔甲武器,转卖给一些武器匠人。沿着冰原边界的村子,一个个走过去。有些人认识婆婆,因为她每过一段时日就来卖东西或买东西,他们叫她‘无根茉莉’,因为她没有安定的住处,没有家,不停流浪。不久前,我们游荡到新霍普村,遇到了伦纳德子爵一行人,听说了僵尸的事情。”

众人心中都是一凛。看来,冰岩碛茉莉没有在僵尸的事情上撒谎。

天佐将军点点头,转向昭颜道:“看来,你的判断是对的。我们不应该怀疑小姑娘。”

昭颜嗯了一声,默默点了点头。虬飞烈一脸不满,抢着要反驳。

天佐将军沉声道:“小姑娘,我们完全相信你了。谢谢你,告诉了我们这么多。你受委屈了。”茜儿正要说什么,却见天佐站直高大的身体,冲茜儿躬身行礼。

众人皆是一愣。虽然昭颜是团长,可天佐却是白狼团最有威信、也最受武士们爱戴的人。大伙儿看到白发苍苍的天佐给小姑娘行礼道歉,一时都有些不解。随即,却都笑了。大伙儿自发地鼓起掌来,也更加敬佩天佐将军了。端木东使劲鼓掌。虽然天佐多次称他“恶魔”,扬言要杀他,可他打心眼里觉得天佐是条汉子,而且是个好人。

茜儿慌道:“老爷爷……您不必……”

天佐蹙眉沉思道:“小姑娘,我还有个疑惑。”

茜儿忙低声道:“老爷爷请问。”

天佐道:“既然民心之石有封帝建国的力量,而冰岩碛一族又饱受强国的欺压,为什么酋长不用民心之石,来给部落建立一个安定的居所呢?”

这个问题一直在端木东心中缠绕,没想到天佐问出来了。他看到昭颜也目光炯炯地听着,想必她也想到了这个问题。